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天仙之境!

古長青飛升才多少年?

不到兩百年!

別說他不可能有能耐打破兩域壁壘回到凡域,就算他真的回到了凡域,我也要他像條狗一樣跪在我面前。

古長青是個什么東西?

一百多年,他能夠突破地仙,便已經是奇跡。

至于突破天仙,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讓他來,哪怕是你們凡域浩劫后所有飛升的修士全部回來,又能如何?

一千個來,一千個死!

一萬個來,一萬個屠!

我羽仙人,何懼之?”

說著,羽仙人半步仙人的修為氣息爆發,恐怖的氣壓瞬間壓制住蕭絮兒,使得蕭絮兒無法動彈。

羽仙人緩步走向蕭絮兒,接著在蕭絮兒憤怒的目光中緩緩捏向蕭絮兒的俏臉。

蕭絮兒早已有死志,然想到自己將要經歷的一切,心中不免絕望而痛苦。

她寧愿死,也不愿被羽仙人玷污。

羽仙人嘴角滿是笑容:“看來,你的神不會來救你了!”

蕭絮兒臉色慘白,銀牙緊咬,絕望的閉上雙目。

就在此時,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你在找我?”

蕭絮兒雙目猛地睜開,只見羽仙人的手腕被人抓住定在半空中。

在她的身旁,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年輕人。

此人年約二十三四歲,身著藍色仙袍,容貌俊逸,如同畫里走出的人兒,卻又不是那種美男子的魅惑。

而是一種陽剛之美。

他只是站在那里,這片天穹仿佛都黯然失色。

蕭絮兒感覺自己見過他,可是,她的記憶之中沒有他。

突兀的,蕭絮兒猛地驚醒,她見過眼前的男子,在畫里見過,她爹的畫中。

是古前輩!

嗖嗖嗖!

數道身影落下,仙韻繚繞,鎮壓天地。

“老宗主!諸位老殿主,老長老!”

兩道虛弱而激動的呼喊響起,卻是蕭絮兒身旁的兩名重傷至尊老淚縱橫的爬了起來,跪地道。

彩凝,杜黎等人聞言當即臉部肌肉忍不住抽動起來,他們怎么就老了?

古長青手中雷霆炸裂,瞬間將羽仙人的手臂粉碎成虛無。

羽仙人當即發出無比痛苦的慘嚎,身形極速飛退,驚懼無比的看著古長青。

古長青隨手一招,生命法則涌動,瞬間將蕭絮兒三人的傷勢恢復。

同時將跪地的兩人扶起。

蕭絮兒一雙鳳目不可置信的看著古長青,整個人仿佛傻了一般。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蕭絮兒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朝思暮想當成信仰一樣的男人出現了。

她從小聽著這個男人的故事長大。

古長青,是她的信仰,是她的神。

無數個日夜,她都想著努力修行飛升仙域,追隨古長青的腳步。

當古長青真的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卻無法冷靜思考。

比畫里的人更令她著迷。

“你是蕭林的女兒蕭絮兒?”

古長青看著依舊呆滯的坐在地上的蕭絮兒,當即露出溫和的笑容道。

畢竟是他弟子的女兒,那也算的上他的后輩了吧,孫女輩了。

不知覺他都當爺爺了,有點不習慣,不過,還是盡可能和善些吧。

奈何他實在露不出老人家和藹的笑容。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