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然而他們注定失望。

首輔房玄齡,一句話沒說,眼觀鼻鼻觀心,如同一尊大佛巍然不動。

龍椅上。

李世民淡淡的掃視一圈:“今日先到這里,駙馬留下,諸位卿家退下吧。”

“喏。”

群臣拱手退出神龍殿。

李世民撩了下龍袍:“現在沒人了,說吧,你憋得什么壞水?”

房俊一臉幽怨:“我很純潔的。”

李世民的手掌緊了緊:“你在挑戰朕的耐心嗎?”

“絕對沒有!”

房俊趕忙堆笑道:“屬下剛才沒說謊,確實需要回禮,而且要大張旗鼓的去。”

李世民端起茶杯吃茶:“朕是讓你賺錢,不是讓你做散財童子。”

“屬下知道,所以,不能用真黃金......”

“哦?”李世民抬起頭:“計將安出?”

房俊嘿嘿笑道:“我寫幾個錦囊,讓隨行的人帶著,見計打開便好。”

“你還要寫錦囊?”

李世民撇了撇嘴,招手道:“過來吧,現在就寫。”

“喏。”

房俊應了聲。

屁顛屁顛的跑去龍案邊,抄起筆墨開始落筆。

剛寫幾個字,一旁的李世民臉皮子就開始跳——他是書法大家,一手飛白體龍飛鳳舞。

然而眼前的房俊......

李世民深吸一口氣,正欲開口,忽然看到紙上內容,眼前開始陣陣發亮。

待房俊放下筆。

李世民眼中已被興奮充斥:“你怎會篤定,事情會按照你的預測發展?”

房俊嘿嘿一笑,開始甩鍋:“國師早就算到了。”

李世民瞇了瞇眼睛,也不拆穿,視線落在紙上的名字上面:

“李義琛——為何指定他負責押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