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實,有時候給別人補課,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閉嘴!”

李世民打斷他,神色忿忿:“三日后就要去離宮,東西都預備好了嗎?”

“防衛措施做得如何!”

“大臣們的安全考慮在內了嗎?”

“禁軍出動了多少?”

“太極宮的留守做好了嗎!”

......

一連串的質問下。

大太監被噴的滿頭包,揣著手老老實實說:“老奴,這便去仔細安排。”

“去去去,趕緊去!”

“諾。”張阿難弓著身子追問:“今晚陛下要宿在這里嗎?需要哪位嬪妃作陪?”

李世民不耐煩的擺手:“不用了,朕想歇一歇。”

“大家,趙香爐如何?”

“你這老狗,想要讓她水淹七軍嗎!”

“那叫楊妃過來?”

“朕說了,想歇一歇!”

“喏,老奴告退。”

......

夜幕低垂。

暮色襲來。

長安城的喧囂漸漸平息,一切歸于寧靜。

平康坊三曲,卻是一片燈紅酒綠,熱鬧非凡。

一隊健碩的身影,漸行漸近,出現在街道的拱橋之上。

....今天是個好日子,被張將軍打發去火器監學習的百騎們,順利結束了培訓。

猛獸出籠。

自然要用汗水洗刷恥辱。

一群人熱情高漲,有說有笑,像極了一起吃雞的青蔥少年。

“哈哈!頭兒來的真巧啊。”

一名百騎對著蘇定方大笑:“今日賈五哥兌現賭約,請我等吃花酒,你恰好就趕回來了。”

此話一出。

身后的賈五頓時滿臉苦澀。

“嗯,本將也不想占便宜,奈何老賈盛情難卻,本將也只要勉為其難了。”

蘇定方濃眉大眼,一臉正義。

他昨日剛剛回歸。

沒說去干了什么,別人也識相的沒有問。

賈五更家愁眉苦臉,看了前方一眼,嘴里碎碎念:

“特么的,房二郎他們居然跟著湊熱鬧,這下老子虧大了。”

正前方。

三個人并肩而行。

正是曾大放異彩的青春逼人組合。

吳王李恪一邊走,一邊看著華燈異彩感慨:

“唉~時間過的真快。”

“記得咱們第一次來這里,房二郎緊張的手都沒地方放,如今卻成了平康坊最受歡迎的人。”

“誰說不是呢?”程處弼晃著膀子,甕聲甕氣的道:“他還拿下了花魁娘子第一滴血。”

李恪頓時一臉羨慕,扭頭對房俊說:“咱們三個不能讓五哥掏錢,你負責請客!”

此話一出。

后面立刻傳來賈五激動的聲音:“多謝吳王殿下!”

李恪回頭拱拱手,轉而問道:“二郎為何忽然想到今晚來這里?”

房俊下意識的扭頭。

璀璨的燈火下,李恪英俊的臉龐帥的掉渣,一雙眼眸明亮深邃。

似是能看透人的內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