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月光下。

房俊的身影宛如山岳。

他今晚來夢春樓,不僅是為了尋歡作樂。

而是收到了花魁娘子的消息,特意在此守株待兔。

此時。

他一步步踏出,鋒利的目光落在對方身上:

“紇干承基,你居然還有膽子現身....”

一聽這話。

黑衣人臉色一變:“你認識我?”

“我當然認識你,長安城有名的亡命之徒......”

房俊說著,已走到他面前,然后毫無征兆的一拳擊出。

紇干承基躲閃不及,肩胛處直接被擊中。

“啊——”

他慘叫一聲,殷紅的鮮血滲出衣衫,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流下。

“有舊傷是吧?”

房俊盯著對方問道:“傷口是怎么來的?”

紇干承基疼的臉色蒼白,咬著牙道:“與人械斗,不小心著了道。”

“呵呵,械斗還用弓箭么?”

房俊笑瞇瞇的說:“這傷口,是在新城刺殺太子的時候落下的吧?”

紇干承基咬著牙道:“駙馬,休要血口噴人!”

“好了,不要掩飾了。”

房俊揣起手,居高臨下的說道:“你與齊王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

!!!

石破天驚。

紇干承基臉色劇變,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他強忍著心中恐懼說道。

房俊也不與他爭辯。

只是淡淡看著他,報出一個地名:“永平坊,興慶街,孟家。”

“房遺愛!”

紇干承基雙眸瞬間血紅。

那個地方,正是他的家人寄居所在之處。

然而房俊對他的暴怒視而不見,依然神色平淡的開口:

“我說,你做。”

紇干承基低聲嘶吼:“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我讓你做的,很簡單。”房俊說道:“我并不會干涉你們目前的計劃,但是只有一條......”

“如果失敗了,只需實話實話即可......”

紇干承基怒極而笑:“真是笑話!你怎會知道我們會失敗!”

一聽這話。

房俊頓時笑了:“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沒人能造陛下的反。”

“你!”紇干承基一滯,臉色陰晴不定:“然后呢?我能得到什么好處?”

“我給你的好處便是......”

房俊說到這里,忽然停了下來。

一股對危險的強烈預感,瞬間涌遍全身。

與此同時,薛仁貴的匯報,李恪的警示,如同閃電般在腦海中浮現。

沉默了片刻。

房俊忽然開口道:“今晚,你沒有見過我。”

說罷,身影緩緩后退,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望著眼前空無一人。

紇干承基的眼神,倏然變得深邃。

“房二郎么,呵呵,有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