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顯然,他是真的被動過家法......

“好了,好了。”

嫂嫂在一旁打圓場:“今天大喜的日子,咱們一家人高高興興的,比啥都強。”

....看看,還是嫂嫂好。

房俊贊嘆一聲,打量杜氏。

嫂嫂本就端莊嬌美,如今懷了身子,臉上更是增添了母性的光輝。

一顰一笑,賢良端淑。

尤其是眉梢間,不經意流露出少婦的風情,將內秀嫵媚表現的淋漓盡致。

只見她笑著繼續說道:

“房家馬上要添新丁,三郎如今也有先生教書了,今后必會光耀門楣。”

“嗯,媳婦說的好。”

盧氏神色舒緩,望向自家三子:“老三,你都學了什么,給大家伙兒說說。”

顯然,老娘想當著女婿的面顯擺顯擺。

房老三也很爭氣,擦了把鼻涕泡,仰首挺胸:“我學會了做文章!”

“呀!都會做文章啦?”晉陽公主一臉驚訝。

“呵呵,他才幾歲,會做什么。”房玄齡笑著搖搖頭:“想必是稚童直白之話。”

“我會!”

當著晉陽公主的面,房老三表現的很硬氣。

“嗯嗯,快說說。”姐姐在旁邊笑嘻嘻的慫恿。

房老三先是看了眼李明達,發現心中女神好看的雙眸,在盯著自己。

于是仰起頭道:“我的文章是——吾家之姐。”

“寫的還是我?快說快說!”姐姐高興壞了,兩眼冒光。

房老三背起小手,一臉嚴肅的開口:

“吾家之姐,乃爭強好色之人,每日都干著禽獸不如的事情......”

嗡——

場面頓時安靜。

全家人的笑容僵在臉上。

姐姐更是身體僵硬,仿佛從炎炎夏日,直接掉進了寒冬臘月。

一片尷尬中。

房老三繼續說道:

“她晚上方才陸陸續續的回家,回家之后,還會像惡狗撲食一樣,跑到飯桌上——”

呼......

姐姐豐滿的胸脯上下起伏,端起杯子,喝著酒壓驚。

此時。

房老三的聲音又響起:

“她倒上一杯美酒佳尿,有恃無恐的喝著,可以說是滿臉膀胱......”

姐姐的動作僵住。

看了看杯中上好的西域葡萄酒,感覺一陣反胃。

而房老三卻接著說:

“啊——她顯然是逛街逛累了,看到她累到豬狗不如的時候,我也是喜極而泣啊......”

“房老三!”

姐姐怒吼一聲。

“啪”的將酒杯放在桌上,氣的柳眉倒豎,牙齒咯吱咯吱作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