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話一出。

近在咫尺的房奉珠,忽然臉色一變,眼冒兇光:

“老娘給你洗澡是看得起你!你還推三阻四?”

“我用你看得起嗎!”房俊崩潰般大喊。

“叫什么叫?再叫我掏你鳥窩!”姐姐終于卸下偽裝,露出本來面目,兇神惡煞的探出手。

“你想干什么?”房俊大驚失色,趕緊彎下腰。

“哼!擋什么擋,老娘又不是沒見過。”房奉珠撇了撇嘴,一臉不屑:“桑葚般的玩意兒,還捂呢。”

顯然,她對小房俊的印象,還限于兒時。

房俊繼續彎著腰,做武當派,苦著臉道:“大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房奉珠眨了眨眼睛:“聽說,你給了你姐夫半部真經?”

“真經?什么真經?”

房俊愣了愣,忽然腦中靈光閃現:“你說的是大威天龍十八式?”

“嗯嗯嗯。”姐姐連連點頭,神秘兮兮的問:“下半部......還有嗎?”

“你就要這個?”房俊頓時松了口氣:“你早說嘛!”

房奉珠一拍大腿:“哎呀!你姐夫臉皮薄,所以我就來了。”

....是,你臉皮不薄,我特么快要進骨科了…房俊黑著臉說:“我這就給你去取,你先出去。”

姐姐一臉疑惑:“為何要出去?”

“廢話!我得穿衣服吧?”

“你穿你的,我又沒攔著。”

“你還想不想要真經了?”

“臭弟弟,你就知道兇我......”姐姐的臉說變就變,楚楚可憐。

“你再裝,咱倆就玉石俱焚!”房俊咬著牙道。

“切!你屁股上的胎記我都知道在哪兒,真是掩耳盜鈴。”

房奉珠撇撇嘴,一臉不屑的離開。

......

次日一早。

韓王起來拜別。

姐姐自然也跟著離去。

....她這次賺大了,在弟弟的封地白吃白拿,加上在長安城的采購,東西裝了足足五大車。

知道的以為回娘家。

不知道的還以為房家遭了賊。

....不省心的女兒,有韓王接盤,房玄齡終于暗暗松了口氣。

房俊也松了口氣。

在外人眼里,姐姐是國色天香的美人,還是尊貴顯赫的韓王妃。

可在他眼里,妥妥就是個大魔王。

......

與此同時。

大唐西陲,劍南道。

一列車隊行走在峽谷之內。

這是里維州地界,南臨江陽,岷山連嶺而西,不知其極。

北望隴山,積雪如玉,東望成都,若在井底,地接石紐山,夏禹生于石紐山是也。

其州在岷山之孤峰,三面臨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