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好熟悉的話語......

旁邊,一直事不關己的大太監,微微睜開雙眸,望向眼前的一對翁婿。

卻見李世民大馬金刀,氣勢如淵。

房俊則瞪大眼睛,一絲絲冷汗從額頭泌出。

“啊!我忽然想起,公主正在等我為其疏通筋骨,屬下先告退了!”

房俊瞎咧咧一句。

撒腿就跑,飛一般逃出神龍殿。

“哼!”

李世民望著房俊背影遠去,忽然想起了什么,轉過頭問道:

“質兒呢?為何這幾日未曾見她?”

張阿難想了想,答道:“老奴猜測,長樂公主可能身體有恙。”

李世民微微皺眉:“怎么回事?速速說來。”

“喏。”張阿難微微欠身:“前幾日,長樂公主曾讓宮中太醫,為其診脈瞧病....”

李世民臉色一沉:“結果如何?”

“不知,公主殿下也不曾透露......只不過,會診之后,公主便出宮靜養了,昨日剛剛回到宮中。”

李世民沉著臉道:“傳太醫!”

......

俄頃。

姜太醫來到了大殿。

他四十多歲,正是醫者精力最為充沛的階段,也是太醫署中的佼佼者。

走進殿中,他剛剛想要行禮,不料,上面的李世民直接開口:

“質兒找你瞧過病?”

姜太醫霍然抬頭,正好撞見天子深邃的雙眸。

他臉色一白,趕忙躬身道:“臣,有罪。”

李世民心里咯噔一下,急聲質問:“質兒到底得了什么病!”

“啟稟圣人,臣判斷,公主殿下得了......氣疾。”

什么?!

李世民瞬間呆住了。

一旁的張阿難,也瞳孔收縮,萬古不變的臉上,充滿了震驚。

一主一仆心頭同時想到一個人——長孫皇后!

貞觀十年,一代賢后文德長孫氏,便是由于氣疾復發,且藥石不可醫,崩逝于立政殿。

現如今。

嫡長公主竟也得了氣疾......

這對于意氣風發的李世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真是…豈有此理!”

李世民拍案而起,怒視姜太醫:“如此大事,你為何不早說!”

姜太醫臉色蒼白:“回陛下,公主殿下怕您擔心,不讓臣說......”

此話一出。

李世民噗通跌坐下去。

渾身暴虐的氣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哀痛。

“質兒,朕的女兒......”

他嘴唇翕動,兩行熱淚順著臉頰流下。

不可一世的千古一帝,此時竟像是普通人一般,脆弱的一塌糊涂。

“質兒,你總是這樣......”

李世民緊握雙拳,聲音顫抖嘶啞:“你為何總是如此懂事!”

“你就不能高陽一樣,刁蠻一次,任性一次嗎!”

......

皇帝已經泣不成聲。

大太監張阿難深吸一口氣,盯著姜太醫問道:“長樂公主病情,如何醫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