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姜太醫低著頭道:“無…無藥可治......”

“放肆!”

大太監蒼老的雙眸殺氣迸現:

“爾乃杏林高手,此時卻無計可施,難道要陛下眼睜睜看著公主等死嗎!”

姜太醫頓時冷汗直流:“這,這個......”

“阿難,休要怪他。”

李世民無力的擺了擺手,面色悲愴的抬頭:“朕想知道,質兒的病是否與觀音婢一樣?”

“回稟圣人,略有不同。”

姜太醫趕緊解釋道:“雖同為氣疾,皇后乃是天生體弱,加上產下諸多皇子公主,氣血兩虧,精氣透支,故而難以恢復。”

“長樂公主卻不同。”

“雖身傳皇后的體質,眼下畢竟是盛年。”

“臣初步診斷,公主乃因心力交瘁,精神壓抑,這才誘發氣疾,終日郁郁。”

李世民精神一震:“既然病因不同,為何無藥可治?”

“陛下,這是心病....”

姜太醫滿臉苦澀:“臣確實可以使些調理方子,但只能治標不治本,心病,還需心藥醫。”

“心病么......”

李世民眼中露出痛苦之色,長嘆一聲:“朕,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大家,不可輕言放棄。”

張阿難躬身說了一句,然后轉身,揣著手命令道:“傳長樂公主!”

“喏。”

殿外小太監領命而去。

不一會兒。

長樂公主李麗質踏進殿門。

“嗯?!”

當看到她的面孔,姜太醫渾身一震,眼中全是震驚之色。

“拜見圣人。”

李麗質款款低頭行禮。

“質兒,快過來......”

李世民擠出一絲笑意,招了招手。

長樂公主輕移蓮步,裊裊上前,發現皇帝面色憔悴,頓時嚇了一跳:

“阿耶,您怎么了?”

“質兒,為父都知道了....”

李世民拉著女兒的手,眼眶再次紅潤,哽咽道:“難為你了,竟然獨自......”

“等一下!”

旁邊的姜太醫忽然大聲開口。

李世民舔犢之情被打斷,頓時憤怒不已,轉頭正欲呵斥。

就見姜太醫死死盯著自家女兒,顫聲說道:

“公主殿下,可否讓臣為您把脈?”

李麗質神色微變。

下意識的望向皇帝,瞬間明白了一切。

她心中忐忑,咬了咬嘴唇,最終伸出柔荑,微笑道:“勞煩姜太醫了。”

姜太醫小心翼翼上前,閉眼搭脈。

時間仿佛變得緩慢。

李世民袖中手掌攥緊,眼底深處透著一絲緊張。

大太監靜立在一旁,神色古井不波,脖頸處的青筋卻不自覺的跳動。

片刻后。

姜太醫倏然睜眼,震驚的脫口而出:

“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