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月色下。

迎著吳王深邃的目光。

房俊咧了咧嘴:“當然是給李兄接風洗塵了。”

李恪眉梢一挑:“果真?”

“當然了。”房俊笑道:“說起來,李兄回歸,咱們還沒時間聚聚,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玩耍一番。”

此時。

一行人已走到街道中心。

看著兩旁的燈樓,百騎們犯難了。

....大家都是浪里白條,親身經歷過風起云涌,自然有各自的心得感觸。

然而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對于哪家的花酒好喝,眾人產生了歧義,七嘴八舌的說著自己的觀點,誰也不服誰。

就在這時。

李恪忽然大聲說道:“諸位兄弟!請聽我一言!”

眾人閉嘴,紛紛看了過去。

只見李恪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嘩”的抖了抖,意氣風發的說道:

“名冊在此,諸位可為參考。”

大家好奇之下,拿來一看,只見上面清晰寫道——

琴月:雨花軒,十五歲,竹筍形。

雅梅:云翠樓,十六歲,擅長舌功。

玲瓏:舞煙閣,十八歲,舞技佳,身體柔韌。

羅香:芳香院,十六歲,沙漠風暴。

翠嬌:玉蘭軒,剛梳攏,嫩。

雅琴:麗春閣,狡兔三窟齊開。

......

薄薄一張紙上。

竟密密麻麻寫滿了信息。

百騎們目瞪口呆,長大了嘴巴,仿佛發現了天外來物。

房俊也震驚無比,艱難的扭頭:

“吳王,你不是外出就藩了嗎?為何對平康坊了如指掌?”

李恪面露得意:“你就說服不服吧?”

“服,我就服你!”

房俊忍不住翹起大拇指。

“本王身在安州,心在長安啊。”李恪拍了拍房俊的肩膀,動情說道:

“我辛苦準備此冊,就是為了你我兄弟重聚之時,可以以此為參考,殺個七進七出!”

“讓整個平康坊,在吾等胯下之顫抖!”

房俊嘴巴一癟:“我謝謝你啊!”

程處弼眼眶發紅:“吳王殿下,辛苦你了。”

百騎們也紛紛一凜,為吳王的大義,深深的感動不已。

......

正所謂。

名冊在手,天下我有。

百騎們靠著信息,選好自己中意的目標,四散而去。

程處弼聽聞,迎春樓的丁香姑娘身手高超,心中不服,于是拎槍前去挑戰。

房俊和吳王結伴,來到了夢春樓。

一見貴客來臨。

風韻猶存的老鴇滿面春光,將兩人迎了進去。

......

上了二樓。

李恪卻腳步不停。

房俊急忙叫住他:“吳王殿下,你不是說要喝酒嗎?”

“喝酒何時不能喝?先辦正事。”

李恪擺了擺手,直奔小桃紅房間。

房俊怔了怔,轉身去找老相好。

詩詩姑娘驚喜不已,趕忙叫小青伺候房俊沐浴,自己則精心梳妝打扮。

貼身丫鬟小青高興壞了。

....房俊來了這么多次,都是小姐親自伺候沐浴,如今替換成了她,怎能不心生歡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