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帥比憤憤不平。

房俊卻一臉鎮定:“吳王殿下,你錯了。”

李恪不服:“本王錯在哪里?”

房俊淡淡說道:“魚水之歡的質量,并不能用時間長短衡量。”

一聽這話。

李恪眉梢一挑:“何以見得?”

房俊微微一笑:“李兄聽說過炒菜嗎?”

“當然聽過。”李恪橫了他一眼:“可那又能說明什么?”

他以為房俊在顯擺。

只因,唐朝極少有炒菜,做飯的方式就是“蒸”、“煮”、“烤”。

新城酒館開業后。

立刻將炒菜和火鍋作為賣點,天天爆火!

“嗯,這這就涉及到烹飪知識了......”

“問,炒菜的時候,能不能只顛勺,不出鍋?”

房俊侃侃而談:“新手炒菜,喜歡在朋友面前秀操作。”

“比如大火爆炒......頻繁顛勺,就是不出鍋,不想關火,其實完全沒有必要。”

“哦?那是為何?”李恪一下被勾起求知欲。

“因為,炒菜就是為了吃。”

房老師解釋道:“你不出菜,總是在鍋里面一直爆炒,時間久了,菜里的水分也干了......”

“味道也就不好吃了。”

“所以,菜熟了,就應該趕緊關火出鍋。”

嘶......

李恪瞪大眼睛,如醍醐灌頂。

房二郎的理論,化繁為簡,讓人聽了耳目一新,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嗯?不對啊!”

李恪忽然疑惑道:“說時間長了不好,你為何這么久才下來?”

房俊灑然一笑:“因為我炒了兩次菜。”

!!!

李恪如遭重擊。

…自己在一樓品嘗美食,房俊卻一戰之后再戰,勇猛宛如掛逼。

此情此景,這讓人情何以堪!

李恪一張帥臉拉得老長,感覺手里的雞腿都不香了。

“哼!”

他騰的站了起來:“本王體力補充完畢,精氣巔峰,這便回去再戰三百回合!”

“嗯嗯,去吧去吧。”

房俊笑瞇瞇的擺擺手。

李恪走了兩步,又返了回來,低聲問道:“你果真投奔了魏王?”

房俊瞳孔微縮。

抬頭恰好與對方眼神撞見。

只見李恪雙眸明亮,不見平日的玩世不恭,充斥著一股睿智果敢。

“吳王恪英果類我”!

大唐皇帝李世民此話果然不錯!

兩人對視片刻。

房俊臉上的笑意漸漸展開:“你猜。”

李恪微微松了口氣:

“儲君之爭,腥風血雨,你務必要小心......還有,我統計花名冊之時,發現這座青樓有問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