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除了家主房玄齡。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驚訝的望向房家主母。

盧氏張了張嘴巴。

發現自己竟說不出一個字,于是轉身拽了下老頭:“你倒是說句話呀。”

房玄齡老臉一紅,手捂額頭。

“娘,你…你剛才說的啥意思?”老大房遺直磕磕巴巴的問:“老三啥時候有弟弟了?”

被長子當著這么多人面問。

盧氏的臉也紅了。

不過她畢竟是房夫人,彪悍如斯,當然不會被這點小場面難道。

于是輕咳兩聲,說道:

“前幾日,老身感覺身體不適,于是請了郎中來看,結果是......喜脈。”

什么!?

眾人瞪大眼睛。

一臉的不可置信。

房俊也呆住了,心說偶買高,老爹也太強了吧?

房老三也停止了哭泣,呆呆的看著自己老娘,喃喃自語:

“難道這就是——老蚌懷珠?”

盧氏臉色一變,啪的一巴掌扇過去:“閉嘴!”

房老三后腦勺被襲,咧了咧嘴巴,正欲繼續哭泣。

只聽韓王忽然大聲笑道:“哈哈!好!好事!”

他開心的說道:“嫂嫂還有幾個月便要生了,如今岳母也有了喜事,房府這是雙喜臨門啊!”

“啊!對對對!”

老大房遺直趕緊笑道:“韓王說的好,咱家這是雙喜臨門,興旺之兆啊!”

兩人烘托之下。

氣氛重新變得歡快,眾人紛紛喜笑顏開。

“娘,你懷的是男是女?”房奉珠喜滋滋的問。

她剛才一直埋頭大吃,對夫家和娘家的商業互吹興趣缺缺,如今終于遇到了開心的事情。

“大姐,現在看不出來。”

房俊插話道:“怎么著也得四個月左右才能顯現。”

這一句話,直接吸引了老娘的注意。

“哼!你倒是明白。”盧氏板起臉教訓二子:“全家都有了子嗣,只有你還整日吊兒郎當。”

房俊臉色僵硬:“那個…我也在努力。”

房玄齡眉梢一挑:“你?你和誰努力?”

....當然是長樂公主啊…房俊心中吶喊,卻不敢說出來。

房奉珠卻不干了,幫腔道:“二郎,姐姐支持你,高陽之前看不起你,不和她生孩子!”

“你閉嘴!”

盧氏扭頭怒道:“你也是個不省心的,讓韓王大老遠追到長安來,還有臉說別人。”

姐姐笑嘻嘻道:“女兒想你們了嘛,所以回來看看。”

“少跟我來這套!”盧氏氣不打一處來:“你到了長安,不是逛街就是買東西!”

“回到家就吃,吃了就睡!”

“老身若是韓王,早就用家法教訓你了!”

“他敢?”姐姐斜了韓王一眼:“韓王府是有家法,那是我對他用的。”

李元嘉渾身一顫。

眼底深處竟現出一絲后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