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房老三闖大禍了。

一文“吾之姐”,天涯何處覓知音。

房家主母顏面盡失,臉色陰沉的能滴下水來。

房玄齡臉皮子直顫,撫須的手指微微用力,胡子都被薅下來數根。

姐姐更是快被氣死了,伸手擰住弟弟的耳朵:

“老三!你要死呀!”

“大姐,疼疼疼......”

房老三呲牙咧嘴,身體隨著姐姐的手掌轉圈。

“啊啊!我明明溫柔善良,你卻這般寫我!”

“大姐,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你還敢頂嘴!”

姐姐嬌聲呵斥,房老三哇哇亂叫。

一時間,屋內雞飛狗跳,亂成一團。

韓王轉頭問道:“岳父大人,三郎的文章如此清新脫俗,是否教書先生的問題?”

“與先生有什么關系!”房玄齡黑著臉說:“秦夫子學識高深,有教無類,都怪犬子不求上進!”

就在這時。

一旁的晉陽公主眨了眨眼睛:“不如讓三郎進宮學吧?”

此話一出。

主母盧氏面露喜色。

宮學是由皇室內部舉辦,里面的學生,大都是未成年的皇子公主。

有大儒坐鎮,師資力量雄厚。

若是房老三進了宮學,一是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二是從小便可以和皇家培養感情。

好處多多,一位難求!

此時,見婆婆神色異樣,嫂嫂秒懂,于是笑吟吟開口:

“公主說笑了,我家三郎何德何能,竟能有幸進入宮學。”

“為何不能?”李明達眼睛彎成月牙:“我正好缺個學伴,三郎就很合適呀!”

嫂嫂美眸一亮,柔聲道:“圣人怕是不會同意。”

“沒關系。”李明達笑著說:“我去與爹說,他必然不會反對。”

此話一出。

全家人都露出笑容。

主母盧氏更是樂開了花:“哎呀,那真是太好了!”

房老三也不哭鬧了,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公主姐姐,以后我要和你一起修習嗎?”

“當然。”李明達點點頭。

“那下學了呢?”房老三期待道:“我能和你玩過家家嗎?你當阿娘,我當阿爹。”

“好的呀。”

李明達甜甜的笑。

伸出手指沾著清水,在桌上寫了一句詩:“認識這幾個字嗎?”

房老三一臉茫然:“不認識。”

“嘻嘻,你何時會讀寫了,我便答應你。”

“真的?”

房老三瞬間像是打了雞血,轉身大聲道:“我要去上學!”

“哎呦,乖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