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時,涼風習習。

車隊前首,有兩騎并肩而行。

一襲文士打扮的李義琛,騎在高頭大馬上,望著遠方的群山,悠悠開口:

“將軍,防衛可都安排好了?”

“呵呵,李御史放心,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阿史那社爾身著明光鎧,爽朗的笑著,魁梧的身材在馬背上威風凜凜。

“嗯,那便好。”

李義琛微微點頭,回首望了望。

他身后跟著冗長的車隊,車轅飄舞著彩色旌旗,車內隆起的物品用紅褐色罩布苫蓋。

一道深長的車轍拖在后面。

李義琛收回目光:“這可是陛下回贈吐蕃的黃金,若是丟了,你我怕是項上人頭不保。”

“哼!還不都是房二郎。”

阿史那社爾露出憤然之色:“什么狗屁錦囊,讓咱們從長安明德門出,大搖大擺的一路出長安,過雍州......”

“如此一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是黃金,一路上本將已經殺了無數股蟊賊了!”

李義琛臉色微沉:“將軍慎言,房二郎的錦囊,必然經過圣人允許。”

阿史那社爾聞言,悻悻作罷。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有幾騎,由遠而近,追上車隊后,抱拳施禮:

“拜見兩位上差。”

李義琛坐在馬上回禮,問道:“胡刺使,還是沒線索么?”

“回上差,依然沒有匪徒下落,貢金......也沒有找到。”維州刺使臉色尷尬。

說著,他瞥了眼對方腰間。

龍泉寶劍!

大唐皇帝隨身之物。

此次押送,特意交給李義琛,可持劍節制州道,各級衙門需全力配合。

“胡刺使,那是二十萬兩黃金!”

李義琛盯著對方,語氣嚴肅:“如此沉重之物被帶走,現場就沒留下一點痕跡?”

刺使頭上泌出冷汗:“現場確有幾道車轅離開,不過駛入附近河水便不見了。”

他頓了頓,補充道:“經搜尋,河道兩岸以及河底,均沒有貢金痕跡......但是在河中,我們找到了這個。”

說著,將手中物件遞過去。

李義琛接過一看,是一只手鼓。

鼓面細膩黝黑,入手涼滑,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蒙制。

鼓身還印著一圈晦澀字符,一個微微凹陷的印記,左旋轉的“卍”,映入眼簾。

“嗯?”

一旁的阿史那社爾,眼神微凝。

李義琛目光看向他:“將軍可是看出了什么?”

阿史那社爾正欲開口。

忽然,一道尖利的口哨聲在峽谷內響起!

與此同時,黃塵陡然漫起,峽頂一大群飛鳥撲棱者翅膀飛上天空。

嗡——

一道風聲掠過。

一顆石丸刮過凌厲的弧線,疾射阿史那社爾的面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