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墨冷炎蹙眉:“顧嬸?”

他接過來打開信封,上面是落款正是顧心琪。

信上只有幾個字:今生之念,愿來生在相見。

里面還戴著一塊玉佩,那正是很多年前墨冷炎丟的那一塊,沒想到在顧心琪那里。

墨冷炎握著玉佩的手一抖:“她人在哪?”

“顧嬸已經去世了,這是她去世前交給我的,她拜托我一定要親手交給軒王。”女子解釋道。

一句話,墨冷炎心頭一顫,似乎有一把利刃狠狠扎進他的胸口。

她,居然不在了。

“她,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顧嬸這些年一直都是一個人,她很善良,總是幫助我們村子的人,還教我們種植藥草和醫術,有一晚我爺爺突發惡疾,是顧嬸救了爺爺。

村里的人都很感激顧嬸,后來熟悉了,有的大娘就問顧嬸為何一個人,她說她有一個很愛的人,只是跟那人有緣無分。

大娘們勸她再找一個,顧嬸卻說不將就。所以這些年顧嬸都是一個人,大家也就沒有在勸她。”女子解釋道。

墨冷炎拿著信的手微微用力,額頭青筋凸起:“她是怎么死的,可有留下什么話?”

“顧嬸年輕時受了傷,身體不是很好,這些年又一直是一個人,她其實身體早就不行了,可她一直沒告訴我們,等我發現時已經晚了。

顧嬸說她這輩子不后悔一個人,只希望來生可以早點遇到那個人,至于那個人是誰,顧嬸沒說。”女子如實交代。

墨冷炎的眼眶微微泛紅,他自然知道顧心琪說的那個人就是自己。

“莫七,你先帶她下去休息吧。”墨冷炎聲音有些沙啞。

“是,姑娘請跟我來吧。”莫七帶著那女子離開。

墨冷炎握著那封信的手緊了又緊,坐在椅子上許久沒有動一下,也沒有說話。

墨冷炎還記得,當初顧心琪離開,那灑脫的背影仿佛就在昨日,沒想到那一別竟是永別。

明月樓的情報遍布四國,可卻從未查到過顧心琪的消息,墨冷炎猜出她是故意躲著自己。

只是沒想到,她對自己的情誼這般深,深到這一輩子只是一個人,沒有嫁人。

這一刻墨冷炎心里很不是滋味,是愧疚,是自責,是歉意,還是惋惜——

說不清,道不明。

墨冷炎拿著那封信和玉佩,坐了一夜,第二天他就跟著那女子離開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云婷和君遠幽也只是聽說墨冷炎帶著幾十個手下出城了。

君小顏聽說過,立刻追趕而去。

十幾天后,墨冷炎等人趕到了那處偏遠的小村莊,村子交通很是不便,屬于四國不管的地方,怪不得自己的手下查不到呢。

女子帶著他們進了村子,走向村東頭的一處亂葬崗,在一處新墳前停下:“這就是顧嬸的墳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