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正準備從這個東西的面前經過的時候,半靠在樹墩上的女人突然抬起自己血肉模糊的手,緊緊的抓住了君煜爵的披風的一角,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抓著。

    女孩血肉模糊的手緊抓著他的衣袍,衣袍上面印出一個鮮紅的手掌印。

    這讓有潔癖的君煜爵很是厭惡,眉頭緊皺,“放手!”君煜爵冷言道,鳳眸之中充滿了厭惡和怒意,語氣之中盡是不耐。

    “不…不要……救,救救我……”傾城的聲音很虛弱,虛弱道隨隨便便的一個動靜都能把她的聲音淹沒。

    君煜爵正準備抬腳把她踹開的時候,遠處跑來一個人,男人看到君煜爵立刻沖上前,這個男人是君煜爵身邊的貼身保護侍衛之一名為休杰。

    休杰恭敬的喊道:“主子,您有沒有受傷?”男人關切的目光仔細打量著君煜爵,然后視線瞥見了一旁渾身沒有一處好地方的傾城的身上。

    看著遍體鱗傷的傾城,忍不住唏噓,哇靠,這是誰這么狠心啊,對一個女娃娃下這么狠的手,瞧瞧這手指,十指纖細,一看就是一雙漂亮的手,只可惜指甲全部被人扒掉了。

    君煜爵鳳眸細細的打量著面前這個女孩,雖然臉上有被抽打的痕跡,在寒冷的雨中被凍得略顯蒼白,但是依舊不影響她絕美的讓人驚艷的容貌。

    漂亮的人他見多了,但是讓他移不開視線不是因為這個女孩絕美的容貌,而是眼前的這個女人讓他想到了一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