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翻了一個白眼,心里暗暗的咒罵君煜爵,這個昏君,殘|暴沒人|性,順便問候了一下他的親戚朋友們,當然君煜爵的天下也沒有逃過傾城的咒罵。

    傾城雖然低著頭,卻一直默默的觀察著這個男人抱著她走的路,一會這個男人要是真動起了刀子什么的,她要策劃好逃跑的路線啊。

    怎么能還沒活幾天就做他的刀下亡魂了呢。

    傾城注意到這個男人帶著她走進了一座宮殿,美眸微微瞇起,難道這個男人想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了她?

    傾城開始掙扎,君煜爵眉頭緊皺很不滿意傾城在他懷里的不安分,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傾城率先開口,“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看你人模人樣的把你當做好人,沒有想到骨子里卻隱藏著一個暴君的靈魂,老實交待你是不是想趁著月黑風高,寂靜的夜然后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掉我。”

    傾城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大堆,絲毫沒有注意到君煜爵越皺越緊的眉頭,君煜爵細細的端倪著傾城,突然有一種扒開傾城的腦袋的沖動,他很想看看傾城的腦子里到底裝了一堆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傾城等待著君煜爵的回答,卻沒想到面前的男人尤其高冷的嘆了口氣。

    傾城雙眸瞪大,這個男人嘆氣什么意思,難不成是被自己說對了無言以對,還是默認了,只是嘆一口氣什么都不說這不是吊人胃口嘛。

    縱使傾城心中有很多不滿卻也不敢再發飆,在言語上沖撞了這個皇帝。

    不是她認慫,誰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呢,誰讓人家是皇帝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