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若不是因為皇姑姑就不會有他們,因為皇姑姑的犧牲,所以這所有得到一切才有了必須要結束的句號。

    “這些天密切觀察那女人動靜,派人時時刻刻的保護在琳瑯的身邊,琳瑯出現了,那個女人一定會憋不住的。”穆景軒的眼眸中閃現出淬了毒般的寒光。

    寨主點了點頭,“是,主上。”

    傾城他們趕到恭城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傾城抱著孩子一直熟睡,君煜爵將傾城大橫抱起,傾城渾身一哆嗦,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感覺自己的懷里空空的瞬間驚慌了起來,君煜爵開口道:“孩子在秋霜懷中別擔心。”

    聽到君煜爵的話,傾城瞬間心里踏實了許多,再次閉上了眼睛,依偎在了君煜爵的懷中。

    晚膳準備好,君煜爵才將傾城喊了起來,傾城簡單的吃了幾口便又倒下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傾城的懷中抱著君睿,而君煜爵的懷中摟著他們母子倆,畫面十分的溫馨。

    反觀君傲然就沒有那么幸福溫馨的畫面了,無緣無故被人放了鴿子,心里滿滿的都是怨氣,但是還無從發泄。

    他躺在床上,狠狠地踹了計較被子,“死女人,竟然敢放本王的鴿子,看你回來本王怎么狠狠地收拾你。”

    突然想到了什么,說時遲那時快,拎著衣服快速的閃身從窗戶離開。

    連城和父親喝完酒便回到了自己打的房間休息,但是躺在床上原本襲來的困意瞬間消散,也感覺自己身下的床怎么躺都不舒服,她干脆從床上坐了起來,在床上翻騰。

    尋思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為什么好端端的床睡著那么不舒服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