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算你殺了我,你也難以心安,我知道你想百年之后死了,能夠安然的躺在東厥國的老皇-帝身邊,但是這一切終究是奢望,只要你的心里愛著我父皇,這輩子你都難以心安,你看看你這個人是多么的可悲”

    “閉嘴,閉嘴1文皇后瘋了般的吶喊著,同時快步的沖到了傾城的身邊。

    傾城慢慢的向后后退,文皇后越是讓她閉嘴她越是要把話全都說出來,要揭開文皇后心中的傷疤。

    她不相信一個女人面對一個處處對她好,寵愛疼愛她的男人會不動心,即便她的外表冷漠,但是她不相信那個女人的心中會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心。

    從她小時候的印象之中,父皇最寵愛的便是她,可是她一直都很冷漠,不但不喜歡她,對父皇也十分的冷漠,可是父皇十分的有耐心,只要是母妃喜歡的東西她全部都會留給母妃。

    甚至連母妃是潛伏在父皇身邊的細作,父皇明知道也不去揭穿,父皇一直是到母妃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父皇愛母妃,選擇了相信她,正因為父皇的相信,也致使了父皇最終命喪于母妃手中的下常

    “你敢說那些年里你從未動過心嗎?你敢說你殺死父皇的時候,內心里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心痛,沒有半點的愧疚嗎?你敢說這些年來每當深夜的時候,你不會想念父皇嗎?”

    “閉嘴,你這個孽種,我讓你閉嘴。”文皇后掏出囚籠的鑰匙,鑰匙穿過門鎖的時候,她瞬間清醒了過來,她的眼眸之中閃現出一絲笑意的望著傾城,嗤笑一聲,慢慢的把鑰匙從門鎖里拔了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