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傾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拖延時間,然后等待君煜爵來救她,但是現在時間似乎根本來不及,因為這里的水正在越積越多,已經從腳踝處蔓延到膝蓋的位置,要是按照這個速度再過一柱香的時間就能把她給淹沒。

    冰冷的河水帶著刺骨的寒冷,讓傾城不由得渾身狠狠一哆嗦,她扶著四周的墻壁,站在一顆陡峭的巖石上面,領口的位置無意間白色的玉骨哨從里面滑落了出來,傾城看著玉骨哨,耳邊浮現出了穆景軒的話,“遇到危險就吹響玉骨哨,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出現在你的身邊。”

    她抿了抿唇,抱著嘗試的心態,將玉骨哨從到嘴邊,然后用足了全身的力氣吹響了哨子,她不知道哨子能不能夠傳出去,只是清脆的哨聲不斷的在囚籠之中回蕩著,文皇后看著傾城的舉動輕笑了一聲,“別犯傻了,這里你是逃不出去的。”

    傾城沒有理會文皇后的話,依舊吹著哨聲。

    或許哨聲真的有點作用,讓在外面尾隨著傾城過來的穆景軒聽到了。

    穆景軒追隨著哨聲,來到了一個陡峭的懸崖,下面湍急的河水,他疑惑著,一旁的寨主急忙的拉住了穆景軒的胳膊。

    “主上,萬萬不可。”

    穆景軒看著下面湍急的河水,屏氣凝神,隱隱約約能夠聽到哨聲的聲音,“派人到四周查看,有沒有能夠通往下面的路口。”

    “主上,這下面乃是湍急的河流,往前便是瀑布,有誰會在這里弄出口。”

    “有時候人們不敢想象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出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