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就好比文皇后的事情,有誰會想到文皇后的死不過是一個假死,這一切都是文皇后的金蟬脫殼之計。

    寨主點了點頭,轉身離開派人到四周尋找出口。

    山洞之中傾城還在吹著哨子,心里默默的祈禱著穆景軒你一定要出現啊,求你了,一定要出現。

    此時河水已經淹沒了傾城腳下踩著的石頭,轉而淹沒了她的腳踝,河水上漲的速度,明顯要比她語氣之中的還要快。

    “別白費力氣了,這里不會有任何人來了,通往這里的路已經被我炸毀了,想要到這里來除非從上面過來,可是這里是湍急的河流,有誰會鋌而走險呢?”

    不得不說文皇后也有高明之處,她選擇的這個地點確實沒有誰會想到。

    “倘若我死了,或者我有半點的生命危險,君煜爵一定不會放過你的1傾城惡狠狠地瞪著文皇后。

    有誰會想到自己的親生母親,竟然是最想要自己死的人,以前傾城尚且會心痛,可是現在她并不覺得有什么好心痛的,面對一個要殺自己的人,保命要緊哪里還有別那么多的視線思考別的事情。

    話音剛剛落下,只聽到外面傳來了什么東西炸裂的聲音,不僅傾城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就連文皇后也錯愕的轉身看了過去。

    伴隨著淌水的聲音,一個身影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傾城望著走進來的穆景軒有些難以置信,她勾唇輕笑,文皇后滿臉錯愕,顯然還沒有感應過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