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昭云一回到楚王府,就開始快速收拾東西。

寶珠在一旁看得莫名,忍不住道:“娘娘,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好好的,您氣成了這樣?!莫不是皇上蘇醒后,說了什么?”

“皇上能說什么,不過是了解情況,再順便分析一下局勢而已。我只是沒想到,慕容湛這個小人居然這么陰險,明明答應了我等皇上一醒,就與我和離的,可他現在居然出爾反爾。”

只要一想到慕容湛方才不甘的樣子,沈昭云就覺得頭疼萬分。

她可不想成為后宮的一員,然后被困死一輩子。

“出爾反爾?”

寶珠沒想到是因為這個,更是止不住的疑惑道:“為什么啊?明明王爺也不喜歡您,強把您留在身邊,也不過是兩看相厭,既然是說好了的事,他為何要忽然變卦?總不能,是還要報復娘娘您吧?”

“誰知道。”

沈昭云心里煩悶得不行,收東西的動作自然也越加的快了。

寶珠看她這樣,還有什么不明白的,當即也動起了手。

可就在兩主仆,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妥當,打算直接離開時,靈風卻沉著臉,帶著一甘王府的護衛來了。

“娘娘,奉王爺之命,請您禁足鳳儀閣。若無王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出半步。”

說罷,便猛的一揮手,讓護衛把鳳儀閣所有的門窗,全部都封死了。

沈昭云萬沒想到,慕容湛居然來這出,當即便掏出了自己淬毒的銀針,冷冷道:“靈風,你不要逼我,你知道本王妃的銀針,可是要見血封喉的。”

“請娘娘恕罪,就算您今日殺了我,我還是要這樣做。”

面對沈昭云的威脅,靈風卻是絲毫不怵。

不但把最后一扇門給關上了,甚至還加封了幾根木條。

除了只留了一個小窗,可供人遞進吃的外,整個鳳儀閣,儼然成了一個被封、鎖的鐵桶。

在南下逃亡的路上,靈風不止一次護衛自己,沈昭云自然不可能真的對他下毒手。

結果這么一耽誤,便成了籠中的鳥了。

想到慕容湛居然敢這樣對自己,沈昭云不由怒火中燒。

“該死的混蛋!若不是我收拾得匆忙,還沒來得及把藥爐里的東西帶出來,否則就憑你這點手段,豈能困住本姑娘!”

此時此刻,沈昭云當真是后悔極了。

早知道慕容湛這個變態瘋批,她就應該不要這些東西,直接打道回將軍府的。

如今被困在這里,只怕義兄還有外祖母他們,壓根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不行,我決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恍惚間,沈昭云好像又回到了剛穿越的時候。

只不過那時候,是因為得了慕容湛的厭棄,所以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