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婆子可不敢冒這大不韙。

很快,婆子就消失了。

可婆子走了,她帶來的效應卻沒有結束。

柳青青明顯感覺到沈昭云可能出了事,而且因為不方便,所以才只能用這樣的密語給她傳達信息。

可是當歸沒了,烏桕又要反正,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忍不住,柳青青就快速的把兩句話給寫了下來。

可努力研究了半天,卻愣是沒看出個所以然。

就在她心急,打算干脆去楚王府看看時,一陣風,卻把字給吹掉了。

頓時,柳青青心領神會,神色大變。

無當歸,就是不能歸。

而烏桕,反過來不就是“救吾”嗎?

所以昭云,當真被困了?!

只是她如今身為楚王妃,又有撫遠將軍那樣的哥哥還有靖安侯府那樣的外家。

皇上對她也寵愛得不行。

究竟有誰,敢對她下黑手呢。

趕忙的,柳青青就出了藥鋪,隨即往楚王府行去。

可到了楚王府,她卻覺得有些奇怪。

因為明顯,楚王府比之前戒嚴了。

難道真是出了什么事?!

急急忙忙的上前,就聽柳青青問道:“我是柳府的柳青青,今日有重要的事要拜會王妃,不知王妃可在?”

“王妃出門去五臺山禮佛了,只怕一時半會,不會回來。”

“什么?禮佛了?!”

關于此,柳青青自然是一萬個不相信。

畢竟,她前不久才與昭云見過面。

而且兩人還約定好了,要一起做連鎖果脯生意。

還有自己的果苗,跟莊子上需要的晚季稻,每一樁每一件,可都離不開昭云。

倘若昭云真有事,要去理什么佛。

也合該只會她一聲才是。

因為經歷過某些事,柳青青便也不再問,當即便退出門廊,離開了楚王府。

可等走出一段距離后,她便立馬吩咐身邊貼身的人,小心謹慎道:“去,找個人好好打探打探,看楚王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尤其是楚王妃,若是必要,可多使些銀子。”

“是。”

下人會意,立馬便離開了原地。

直到等了一個下午,柳青青才知曉了確定消息。

“什么?楚王妃居然被楚王禁足了?!”

“是,此事千真萬確,聽說,是因為楚王妃觸怒了楚王,楚王一氣之下,就把她關在了鳳儀閣。如今已經快一天一夜了,可看樣子,還沒有放出來的打算。姑娘,你與楚王妃雖然相交,可楚王深受皇恩,畢竟不好得罪,要不然……”

“胡鬧!”

婆子還沒說完,就被柳青青打斷。

“如果當初不是楚王妃,恐怕我與宵兒,早就已經死了,她是我們母子的救命恩人,無論如何,我都要報答她才是。既然楚王我們惹不起,那我便去尋惹得起他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