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么東西?”

雖然洛云楓給了臺階,烈元帝的怒火已經被撫平。

可身為帝王,如此被挑釁,他的心里還是很不舒服的。

自然,說出口的話,也沒算多平和。

洛云楓不欲做口舌之辯,當即便躬著身,把一頁寫滿字的宣紙給呈遞了上去。

一旁新上任的總管太監見狀,趕忙伸手接過,遞到了烈元帝的面前。

烈元帝不經意的打開,瞳孔卻猛的一震。

“洛愛卿,你這究竟是何意?這紙張上寫的,莫不是真的?”

“回皇上,微臣不敢欺瞞,這宣紙上所寫的改良秧苗以及晚季稻,的確都是真的,不過所有的改良秘方,都在微臣的表妹,沈昭云的手里。昭云說了,只要用她提供的這些秧苗,不但可以提高糧食的量產,所有南方適宜之地,更是可以連播三季,便連嚴寒的北方,一年也至少有兩次收成。如此一來,我南楚百姓的生活不但可以大大提高,便連我們的綜合國力,也可以更勝一籌了。到時候兵強馬壯,任誰也不敢再來進犯與欺凌。而昭云所想要的,不過陛下的一個允諾。”

“只要陛下兌現諾言,準許她與楚王和離,她便會交出所有的秘方,甚至還改良如今的金創膏、止血散等,以供提升軍隊醫療的綜合實力,可反之,如果皇上與楚王一意孤行,說不得,她也只能帶著一身逆天的醫術與學識,魂歸地府了。鎮國將軍忠君愛國了一輩子,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孤女,難道皇上真的忍心,令忠臣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息?”

“是啊皇上,只要皇上準許昭云與楚王和離,我沈鈞也愿獻出家中所有的家產,以供驅使。”

“我靖安侯府,也愿捐出所有。”

“不必了!”

眾人正說得認真,一身玄色大氅的慕容湛卻忽然來了。

他氣勢磅礴,氣場強大,整個人都充滿了陰霾。

橫眸冷冷掃了眾人一眼,就見他朝烈元帝拱了拱手,隨即冷笑道:“你們一個個,當真是好籌謀好算計,你們以為如此,本王便會屈服嗎?倘若她沈昭云真要死,那便去死好了!可不管如何,她都始終是我楚王府的人!”

“你——!”

在場包括沈鈞在內,真的所有人都被他激怒了。

哪怕是沒什么存在感的柳青青,也忍不住咬牙道:“楚王英雄蓋世,護國愛民,可為何就是要對自己的妻子如此殘忍?難道王妃不是南楚的子民,難道因為是你的妻,便得被你終身禁錮么?!”

“不錯!”

慕容湛冷眸:“只要本王還活著一日,她便休想從楚王府逃離!她既然機關算盡,進得了這張門,那便別想獨善其身!”

“!!!”

所有人都被慕容湛偏執的執拗給驚愕到了。

哪怕是一開始一直都幫著他的烈元帝,也忍不住蹙了蹙眉,改變了自己心態。

明明平時也不怎么顯山露水,怎么忽然就如此瘋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