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倘若再任由他執拗下去,恐怕整個南楚,還真得要分崩離析。

當即,烈元帝厲喝了一聲:“湛兒,休得胡言亂語!”

“父皇,兒臣沒有胡言亂語,兒臣的腦袋現在很清醒。沈昭云既然入了我慕容湛的門,那便生生世世,只能是我的人!倘若她要逃離,那便只能我死!”

“胡鬧!真是越發的沒邊際了,你身為朕的兒子,而且還是將來的儲君,如此不負責任的話,也是你可以說得的?現在,你立馬給朕滾回府里去,等什么時候想通了該怎么做了,再什么時候來朕面前回話!”

說畢,烈元帝便給了身旁的侍衛一個眼神。

侍衛會意,趕忙就要上前,要把慕容湛帶走。

可慕容湛一個冰冷的眼神,直接令對方怔在原地,再不敢挪動一寸。

慕容湛霸道孤絕的看了眾人一眼,隨即冷冷道:“兒臣還有事,若無旁的爭議,兒臣便先出宮了。”

說著,慕容湛便要轉身離去。

如此一來,便算是徹底把事給說死了。

齊氏等人見狀,哪里甘愿。

倘若就這么不了了之,那昭云該怎么辦?!

難道她就注定該困死楚王府嗎?!

“站住!”

齊氏中氣十足的厲喝一聲,直接擋到了慕容湛身前:“楚王,你莫不是以為,這天下當真沒有人能攔得住你了?!”

“若齊老夫人不信,盡可勉力一試。”

“你——!”

齊氏被刺激到,當即就要對慕容湛動手。

就在這時,忽然有兩道身影走了進來。

隨著身影的靠近,曼妙清越的嗓音,也幽幽響了起來。

“外祖母,楚王不過與你開個玩笑,你又何必動怒。”

沈昭云一身常服,在胡青牛的陪同下,身姿挺拔的進入烈元帝的寢宮。

看到居然是她,慕容湛不由詫異。

“是你?你是怎么出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