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到我,王爺是不是很失望啊?”

沈昭云答非所問,看向慕容湛的眼神,充滿了冰冷。

“王爺以為區區幾個守衛,加幾根木條,當真便能困得住我么?若不是為了不傷無辜,我早已逃出楚王府的牢籠了!”

沒再多給慕容湛半個眼神,沈昭云直接昂首挺胸,朝烈元帝看了過去:“皇上,相信我表兄已經把我的條件說了吧?怎么樣,這個條件是不是很誘人?只要放了我,皇上就可以充盈國庫,從此國力強盛,百姓安居樂業,不會再有荒年與餓殍遍野,即便是遇到了災害,也同樣可以安然度過。如此功在千秋,難道皇上當真就不心動?”

“朕……”

面對忽然對沈昭云點名,烈元帝不由蹙了蹙眉。

坦白說,身為一個帝王,沈昭云的這些條件,他自然是心動的。

百姓是一個國家的根基。

唯有百姓過得好了,國家才有可能強盛。

而國家強盛,便不會有人來欺。

可如此一來,卻是要犧牲自己的兒子了。

想到先前慕容湛所言,烈元帝不由嘆息一聲,最終艱難開口。

“湛兒,既然事已至此,你與沈昭云,便好聚好散吧……”

最后幾個字,還沒有完全說出口,慕容湛便明顯感覺到了不對。

雖然他不知道沈昭云究竟允諾了什么,可這條件,一定相當的豐厚。

否則父皇,也不可能改變得這般明顯。

他為了留住她,已經連這么下三濫的招式都使了,他怎么可能容許失敗!

當即,慕容湛就打斷了他。

“父皇!兒臣說過,兒臣的世界里,沒有和離休書一說,要么,兒臣喪妻,要么,兒臣陣亡!總之無論哪一條,都不可能滿足父皇的盤算!”

“你——”

烈元帝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會這么難纏,而且還這么的死心眼。

要是早知道今日自己會這樣,他又何苦當初對人家那么冷淡惡劣啊。

如今人家姑娘早已傷了心。

而且還被他這樣對待,他是瘋了,才會覺得這樣胡攪蠻纏有用。

畢竟沈昭云給的,真的太多了。

“此事,朕已經有了定論,還望楚王萬勿多言。至于你——”

烈元帝強撐精神,眸光灼灼的看向了沈昭云:“你當知道,因為你,朕舍棄了什么,所以,如果你讓朕看不到你允諾的成果,那么抱歉,朕所有的命令,都將作廢!”

“是。”

沈昭云微微松了一口氣。

倒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順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