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女助理溫柔笑著,走上前:“寧小姐,這是對你身體好的藥。你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你放得下暖暖嗎?她那么小,肯定想要媽媽的。”

女助理的話,讓寧溪心了瞬間揪緊。

電視上,轉播著國內的財經新聞。

是溫謹言結束調查,在接受媒體記者的體溫。

電視里,溫謹言一如既往的衣冠楚楚,斯文如玉,英氣的眉眼,黑眸深邃仿佛深海,溫和平靜,耐心聽著記者的問題。

多讓人有安全感的一個男人。

他沒事了,挺好的。

“暖暖有愛她的爸爸,比在我身邊過的更好。”寧溪會心一笑。

她依然不肯喝藥。

女助理也知道,要是強行喂藥,她肯定不會配合,到時候出事,頂頭上司也會追究。

“寧小姐,你難道不想一家團圓嗎?一個完整的家庭對小孩子來說,也是夢寐以求的,暖暖那么乖巧,這個時候肯定想媽媽的。”女助理端著湯藥走上前,半蹲在寧溪的輪椅前,溫聲勸道。

寧溪只是笑笑:“你們別想用我去威脅他們。”

輕飄飄的話,卻滿是堅決。

寧溪看著電視上的男人,眼眶濕潤。

聞著那令人作嘔的湯藥,她胃里有些不舒服,想吐。

“拿走吧,我要是吐了,還要麻煩你們收拾。”

她知道自己懷孕了,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

恰恰相反,她想保住這個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