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震驚的是林心心變了一個人的狀態,其次就是這番話。

“大家應該都知道,我與陸氏總裁陸景初是大學同學。如今他也是我的親妹夫。我溫家向來家風嚴良,從來不做惡性競爭的手段。

我也深知商場如戰場,只不過我希望背后在挑唆的人可以不要白用功,溫家任何人都身正不怕影子斜,對于這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們也會維護到底。”溫謹言眸光平靜的看著一眾攝像機和記者。

“大家也都知道我林心心小姐曾經是我抱錯的妹妹,前不久與我三弟領證。”

此話一出,大家都開始瞪大了眼睛,開始吃瓜。

“常人一聽這事,肯定覺得有違倫常,但是我想說一句,真實情況并不是大家所看到的那般。

因為心心深受打擊,造成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出于照顧,我三弟娶了她為妻子。希望她可以積極配合治療,很遺憾的事,效果甚微。

這是家事,不應該抬到明面上來占用公共資源,所以我的解釋也就到此為止。”

“天哪,竟然還有這樣的隱情?”媒體中,一名記者發出感慨。

另外有知道新聞的記者跟著附和:“好像是,之前還當眾自殺,天哪,那溫家三少真可憐,要賠上自己一輩子,到頭來還要淪落被污蔑。”

人群中似乎炸鍋了。

溫謹言將交代清楚后,離了席。

上了車后,那張溫潤的臉色才沉下來啊。

溫謹易在后面上車,兄弟倆對視一眼,誰也沒有開口。

等回到了溫家,兩兄弟將身上的手機都交給手下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竊聽才開口。

“大哥,這件事你怎么看?莫非真的跟老三有關?是他策劃的刺殺?當時我們還沒找回知意,心心還對景初抱有幻想。”

溫謹易雙手叉腰,來回踱步。

顯然,對這個消息,他有很是震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