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三溺愛林心心,但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我猜,他肯定知情!”

“那,現在怎么辦?”

一想到事態嚴重,兄弟倆也沉默了下來。

當時陸老夫人險些丟了性命,知意也被那件事嚇的出現了應激后遺癥,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療。

陸景初最厭惡誰對他家人下手。

要是老三真的摻和了,那么這個家,不可能在會圓滿。

兄弟倆沉默的不知如何開口時,隨著外面車子熄火的聲音傳來。

溫謹郗下車,看了一眼停在旁邊的車,大步走向了屋內。

“大哥,二哥,你們不用猜,我主動坦白。”溫謹郗笑的很溫柔。

那副模樣,簡直就是不諳世事,乖巧的弟弟模樣。

偏偏他第一句話,就擊碎了兩個兄長的所有設想。

“當時出現在我公寓里的伊蘇拉,不是伊蘇拉本人,是林心心整容換的臉,主刀醫師就是辛奇。我懷疑辛奇也是因為這件事才被滅口,林心心的孩子也是他的。”

溫謹郗早就將事情調查清楚了。

因為自己深陷其中,牽一發動全身,他不能開口。

之前是擔心事情后果影響兩家,現在,他早就凈身出戶,就算陸景初知道了真相,也不會連累溫家,不會連累知意。

坦白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