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不是姓趙的?”

“好像是,隔壁市里的老市長,這件事挺隱秘的,寧溪是從小就養在這個家里,要不是查了他們家病歷資料,都不知道一家四口血型不同。”

陸景初也是比對了暖暖的血型,順帶查了寧家全家。

這一查,就立馬發現了不對勁。

順著那條線摸上去,還真的摸清了寧溪真正的身世。

“搞情報這一塊,還得是你。”溫謹易悄悄的給自己這個無所不能的妹夫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上次我也聽她提過兩句。是不是關在他們市區精神病疾控中心里面?”

“嗯,趙家唯一剩下的人了,我讓南風把人弄出來了,不過老先生關了太多年,正常人關進去,治好的希望怕是不大。

但至少是故人,這個老先生為人正直清廉,最后全家人被寧溪生父陷害,家破人亡。”

這個消息,無疑是讓人震驚,且晴天霹靂的。

太嚇人了。

就像是一出埋藏已久的秘密,被突然挖出來,其中過往令人唏噓。

“要是真是這樣,這個約翰挺重情重義,但也挺不是人的。那些事情又不是寧溪姐姐造成的,憑什么這一切讓她承受!”

溫知意聽完,心情非常沉重。

這種帶著恨意的報復,讓人光想想都頭皮發麻。

“那個老先生怎么樣了,我可以帶走他嗎?”

如果約翰真的是個重情重義的人,說不定還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南風把人帶走了,不過提前說了,希望不大。”

“我去看看。”

“行,我陪你一塊兒去。”陸景初扶著溫知意讓她坐好:“乖乖在家。”

“嗯,你們注意安全。”溫知意有些依依不舍的松開他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