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不管,這女人是唯一一個能扛過實驗的體質。”捷森語氣透著不容置喙。

“我再想想辦法。”教授也是眉頭緊皺。

“告訴琳達,暫時不要動她的孩子!”捷森抓住醫生,強勢命令。

“行,反正等BOSS質問起來,你來解決就好。”教授將他用拽著自己手臂的手拿開:“我有事,你在這里盯著,有事叫我。”

“嗯。”捷森也順勢松開了教授的手臂,一臉凝重的走進臥房。

房間大床上,約翰臉上毫無血色的躺在那里。

病情加重這幾天,他消瘦了許多。

捷森走過去,剛輕輕握著他的手,一雙藍眸里滿是深情:“不管怎樣,我都會讓你好起來,哪怕不惜一切代價。”

此時約翰猛然驚醒,灰色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床邊的捷森:“不許動她!”

這個她,顯而易見,指的就是寧溪。

捷森藍眸沉了沉,顯然對這句話不悅。

但,迫于他的氣場,捷森還是應下:“只要你醒過來,痊愈,我可以不對她下手,不然你知道的,我最討厭的就是那個女人跟她的女兒。”

捷森的話毫不掩飾,甚至還有濃濃的醋意。

約翰像是沒聽到這句,丟開捷森的手,再次閉上眼睛。

捷森看著空落落的手,心里也跟著一陣失落。

他也沒有負氣離開,而是拿出手機,又開始搜索全世界最權威的專家研究,試圖穩住約翰此時的病情。

回國一趟,可惜陸景初是腦外科醫生,不然他都要將他給綁過來了。

為了他,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正翻看醫學領域的研究新聞,果然某生物實驗室在失敗千次后,終于迎來了死而復生的手術實驗。

但,消息也就看了兩遍,再刷新已經被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