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圍的人都在起哄,“小服務員,難得李姐看上你,你就跳支舞啊,二三十萬買你跳支舞,這可是你莫大的榮幸。”

沈京澤一言不發。

這可真的激起了富婆李姐的征服欲,想她縱橫風月這么多年,還沒有拿不下的男人。

富婆李姐當即拿出了支票,“刷刷”的填下了一百萬,她志在必得的看著沈京澤,“小啞巴,一百萬買你跳支舞,這可是行內都沒有的價格,你是第一人,這下可以了吧?”

沈京澤還是毫無反應,他連眼風都沒有給到這張一百萬的支票。

富婆李姐有些惱羞成怒了,這么多人看著,這個小啞巴成心不給她面子,她大聲叫道,“老板!老板呢?”

酒吧老板匆匆趕了過來,對著富婆李姐就點頭哈腰,“李姐,你怎么這么大火氣,是誰得罪你了?”

李姐指著沈京澤,“你們酒吧里怎么有這樣的服務員,我給他一百萬他連跳支舞都不肯,你們是不是不給我面子?如果你們不給我面子,我就命人將這個酒吧給砸了。”

酒吧老板冷汗都下來了,他立刻對著沈京澤道,“沈京澤,你行行好吧,別給我惹事,李姐可不是我們能得罪的人,不就是跳支舞嗎,又沒讓你賣身,你就跳下嘛!”

看著酒吧老板哀求害怕的眼神,沈京澤清寒冷漠的眸子有所松動,他點了一下頭。

肯跳了。

富婆李姐立刻露出了微笑,她高高在上的坐在了沙發上,“早這樣不就好了嗎,來,上音樂。”

勁爆的音樂聲響起了,圍觀的眾人蠢蠢欲動,都看著沈京澤跳舞。

沈京澤跳了,他穿著服務員的白襯衫外加圍裙,五官年輕又俊俏,他的四肢很靈活,隨著音樂擺動著勁瘦的胯部,讓人浮想聯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