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大姑娘體質特殊,如果強行落胎,往后怕是不能再生育。”

    “可她還沒出閣……”

    “老夫人,大姑娘是遭人算計,才會在婚前和睿王有了夫妻之實。老夫人你饒了大姑娘吧!”

    迷迷糊糊間,顧卿洛聽到大夫和祖母的聲音。

    她怔了怔。

    她明明已經死了啊!

    情況不對……

    顧卿洛猛地睜開眼睛,卻看到自己躺在顧家的閨閣中。

    窗外雪花飄飛,窗內暖香融融。一切,都是她未出嫁前的景象。

    慈祥地祖母坐在她的床畔,蒼老的臉上有悲傷,更多的是堅毅。

    “祖母……”

    顧卿洛動了動唇,眼淚嘩嘩地從眼角溢出。

    祖母死在她生孩子那一天。

    顧家兒郎鐵骨錚錚,率領顧家軍征戰沙場,保家衛國。卻被睿王慕錦琛偷走布防圖送給敵軍,導致顧家軍有去無還。

    那日,顧家最后一個兒郎血染盔甲,碾于馬蹄之下,死無全尸。

    祖母承受不住打擊,吐血而亡……

    她受刺激早產,血崩產房,堪堪撿回了一條命,卻沒有來得及送祖母最后一程,抱憾終身。

    “洛洛不怕,一切有祖母在呢!”顧老夫人慈祥地笑笑,為顧卿洛拭去淚水。

    祖母的手溫暖真實,顧卿洛終于相信,她重生了!

    失傳幾百年的顧家禁術,是真實的存在!她死后執念難平的亡魂,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她,可以復仇了!

    “洛洛啊,你也太傻了!再喜歡睿王也不能未婚先孕啊!你讓世人怎么看你?”大夫人的眼睛已經腫得像核桃,還在不斷的掉眼淚。

    顧卿洛看著自己的哭包娘,心臟撕裂地痛:“娘……”

    顧老夫人示意大夫先出去后,才溫和的問:“洛洛,你現在打算怎么辦?”

    “祖母,我要取消婚約。”顧卿洛啞聲說,滾燙的淚水洇濕枕巾。

    大夫人驚得忘了哭:“孩子都有了,你要取消婚約?”

    “這不是睿王的孩子。”顧卿洛痛苦地閉了閉眼睛,輕輕撫向腹部的手顫抖個不停。

    此時她懷孕三個月,即將顯懷。雖然晚了點兒,但此時的顧家還在!她還未嫁!

    一切,還來得及!

    “什么?”顧老夫人也驚到了,“不是睿王的?”

    “不是!”

    “那……是誰的?”

    顧老夫人凌厲的目光掃向翠兒。

    翠兒跪下去,一臉茫然:“奴婢只看到睿王在船上,沒有別的男人。睿王也親口承認了。”

    “洛洛你說!”大夫人急切地拉著顧卿洛的手,“不是睿王,還能是誰啊?”

    宸王兩個字,差點兒就脫口而出。

    顧卿洛硬生生忍住。

    東州異姓王軒轅極,封號宸。

    他是神一樣的存在,也是魔一樣的存在。

    他為東州立下赫赫戰功,就連帝王也忌諱他三分。

    傳說他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又傳說他心狠手辣,不近女色。

    若非她重活一世,也絕對想不到宸王會是她腹中孩子的父親!

    亦是,愛她愛到癡狂的人!

    亡魂飄蕩人間的時候,她看到他抱著她的遺體悲慟萬分。看到他率兵推翻東州,把剛剛稱帝的睿王千刀萬剮……

    他的從不靠近,只因她記恨他小時侯的一劍穿骨,更因她說她喜歡的是睿王。

    身為顧家的嫡長女,她為情所迷,甘愿和師父決裂也要傾盡整個顧家幫助睿王奪儲奪帝,最后卻被睿王萬箭穿身,釘死在城墻。

    顧家兒郎全部死在邊關,顧家女眷賣入牙行,終身為妓。

    就連她那剛學會走路的雙胞胎兒女也沒能逃脫。他們被扔進狼群,尸骨無存……

    咽氣的時候,睿王才告訴她,她腹中的孩子是宸王的。

    從花市初見,到湖船里的一夜春宵……都是他刻意安排。

    他需要顧家的支持,還需要她為他擋住宸王的劍!

    即使重生了,顧卿洛還是覺得通體生寒,心痛如刀絞。

    悲憤的淚水溢出眼眶,便像決堤的河水一樣無法控制。

    “好了,你不想說就不說了。”顧老夫人拍拍顧卿洛的手,極盡寵溺,“祖母只問你,這個孩子你打算怎么辦?”

    “留下!”顧卿洛堅定地說。

    這是軒轅極的孩子!前世她豬油蒙了心,錯失他的深情。

    這一世,她要擦亮眼睛,她要嫁給軒轅極!

    “洛洛……”大夫人慌得不知所措。

    雖然顧家對孩子寬容,但未婚生子,以后女兒還嫁得出去嗎?

    “剛才大夫說了,洛洛若放棄這一胎,這輩子便不能再當母親。洛洛想生就生!絕不能因為這意外,剝奪她當母親的權利!”顧老夫人沉下臉,一錘定音。

    大夫人性格懦弱,是顧家有名的哭包 的哭包。此時也拿定主意,只好說:“媳婦聽母親的。”

    “謝祖母!謝母親!”

    顧卿洛緩緩笑開,帶著淚珠的傾城容顏有幾分慘淡。但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決心!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