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幾個當地人突然的大叫,讓我們很吃驚。

我們甚至都沒聽到他們已經走到了我們面前。

而且他們還背著竹樓,竹樓里還都滿滿當當的。

按理說,他們的腳步應該十分的沉重才對。

可是,我們誰都沒聽到他們的腳步接近的聲音。

可能我們都被地上躺著的人吸引注意力。

也可能,他們常常走山路,已經很習慣了背著重物在山間穿梭。

所以,自然而然的腳步會輕盈一些。

不管怎樣,這幾個當地人已經走到了我們的身后。

而且其中一個人突然大喊大叫起來。

邊喊,他還邊指著棺材。

說找到了,他說找到了,他找到什么了。

難道是這口棺材?

他找這棺材干什么。

難道這棺材里的人,是他的祖上?

可隨后其他也都看到了那口棺材。

他們十分的高興。

如果真是那人的祖上,他們都高興什么。

見到祖上就這樣曝尸荒野,他們不是應該跪在地上哐哐磕頭,痛苦流涕的嗎。

可見這棺材里的人不是他們某個人的祖上。

那他們在找什么,這棺材和他們什么關系。

還沒等我們問話。

這幾個本地人就高興地圍住了棺材。

圍住了棺材后,他們幾個合力把棺材蓋給蓋上了。

他們根本沒拿我們當回事,似乎我們都是隱形人。

看著他們一系列活動,我們都有點不知所措。

劉天明讓馮坤上去問問。

可是馮坤一個香港來的,滿口的港普,對方全是本地人。

說起話來簡直驢唇不對馬嘴,誰也聽不明白誰說話。

現場能聽明白,并且能對上話的。

也就非要跟著來的林慧慧的。

而林慧慧也很聰明跟我說:“小天哥哥,你問問師父,我可以試試。”

“不是,你問我干嘛,你直接問師父……”

我的話脫口而出,但是話還沒說完,我猛然意識到不對。

這小妮子人小鬼大。

他不直接問師父,而是先問我,不是因為內向害羞。

而且把我看作了她的頭,她不能越過我,直接向師父匯報。

可她給人的感覺,也不像是下級和上級的那種關系。

而更像是……像是那種家里的妻子和丈夫那邊的男長輩說話時,都要通過丈夫,用來避嫌。

想到這些,我又突然意識到不對。

這小妮子剛才叫師父,叫的不是頭,也不是胡叔。而是叫師父。

這小妮子怎么就跟著我叫了。

那可不行,師父有我一個徒弟就對了。

我看向她:“嗨,你還叫師父叫的不賴,介可是我師父。跟你沒嘛關系,別亂叫啊……哎吆!”

我正批評著林慧慧。

沒想到紅姐直接給我了一下。

紅姐笑著說:“你個小榆木疙瘩,跟你師父還真像。”

隨后她又對林慧慧說道:“我替你師父答應了,慧慧,你去和當地人溝通溝通,問問什么情況,問問前邊有沒有落腳的地方。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紅姐你放心,我會問清楚地。”

林慧慧趕緊搖著雙手說著。

她站在倒是和其他人混的挺熟。?

說完,她便轉頭和那幾個本地人溝通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