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慧慧和那些溝通了一下。

我們也大致清楚他們和棺材里的人的關系。

雖然還是摸不到頭腦。

但是這些當地村民,十分的樸素,不可能說謊。

而且最后,他們好像還有事讓我們幫忙。

我們都看向林慧慧,讓她給翻譯翻譯。

林慧慧指指車,說這些本地人想要打我們的順風車。

而且他們還有個不情之請。

就是,他們不僅想要打我們的車,還希望他們的這位先人也能搭我們的便車。

聽到這我們都相互看看。

那些本地人還在笑呵呵的看著我們。

希望我們能同意。

他們的要求讓我們有點為難。

首先說話的,是劉天明。

他十分反對我們讓他們乘車。

他說,我們很有可能不順路,送他們回去,反而耽誤我們的時間。

而我們的時間十分寶貴,不能因為幾個和我們毫無關系的本地人,浪費我們的時間。

所以,他反對。

不過,劉天明說的并沒有錯。

我們的找南上國的事肯定緊要,我們和這些本地人無親無故的。

憑什么幫他們。

反過來倒過去,說白了,我們并不是好人,可以說我們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人。

當然,不管好人壞人,我們也沒義務去幫他們。

所以,對于劉天明的反對,我們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

既沒贊同他的反對,也沒有反對他的反對。

而且我們都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一路,我們認識的人越來越少。

幫助這些村民,不僅耽誤我們的時間。也讓我們的危險增加了許多。

不僅劉天明知道這點,我們也都知道。

此時,那當地人不知道劉天明說了什么。

他看了看林慧慧,想讓林慧慧給翻譯翻譯。

林慧慧對那當地人說我們不太愿意。

那些本地人瞬間有些失望。

但是隨即他們又笑呵呵的看向我們。

他們幾個趕緊拿出散煙葉,還有撕成條的紙條。

把散煙葉倒到紙條上。然后用舌尖沿著紙條邊緣來回的舔舔。

很熟練地卷成了煙卷。

然后把煙卷拿到了我們。

他們一個個的給我遞煙卷,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雖然,他們用自己的唾沫卷的煙。但是這種樸實很感人。

他們給劉天明他們,這些從資本世界來的人,一個個嫌棄的臉都快變形了。

之后,他們又給我們。

我們也不知道收還是不收。

為了不讓這些本地人感到尷尬。

師父也趕緊笑呵呵的握住了送來煙卷的手。

一邊握著這人的手,師父一邊笑呵呵的說:“老鄉,不用這么客氣,這煙你們留著自己抽,我們也有煙,你們也嘗嘗。”

師父對那人說完,周老大立馬對周老二喊道:“老二,你的哈德門呢。”

周老二很不情愿的說:“頭,大哥,我這就一盒哈德門了,你們也不能總薅社會主義羊毛啊。”

“甭廢話。快拿過來。”周老大說道。

周老二只好嘟嘟囔囔的把煙給了師父。

師父給這些本地人發煙。

師父的舉動反而讓這些樸實的本地人都有點不好意思。

可是剛發完煙。

師父就轉而說道:“老鄉們。你們看要不這樣,你們去哪,我們看看順不順路。我們還有急事。如果順路的話,我們可以稍你們一段,也省著你們走了。至于棺材……”

師父想了一下說:“我們這車加上這么多人,可能拉不下了。”

“對對對老鄉。”這時劉天明也為了顯示自己的領導地位,也說道,“而且,我們哪有個說法,就是棺材不讓上車,不然不吉利。”

這劉天明也是張口就來。

我不相信香港那邊還有這個說法,棺材不上車,他們怎么運棺材。

我們都知道這都是推辭拒絕這些本地人的說法。

我們其他人也就沒反駁他。

聽師父和劉天明都不愿意載他們和這口棺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