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們的臉色又再次的失望了許多。

但是還是依然對我們笑著。

只是這次的笑尷尬了一些。

這次他們笑著對林慧慧說了幾句。

林慧慧翻譯說,這些煙好抽,而且能在這山里解毒驅蟲。

說完,其中一個人點燃一根煙,指指地上中尸毒的人。

然后把煙放在了此人鼻子前,讓這人吸進去幾縷煙。

沒一會,這人的臉色好了很多,那種中毒的黑色沒了。

那個本地人又從背簍里拿出藥材,放進了此人的口中。

讓我們不要動。

可能這樣可以讓尸毒全排出來。

他的這一番操作,讓我們更加不好意思了。

心里也是萬分愧疚。

就連劉天明也不好意思的要給錢,但是都被拒絕了。

他們只想搭便車。

他們這樣樸素的人,還救了我們其中一人。

我們決定還是不幫。拒絕了他們。

我們確實不是東西

可關鍵這關乎著我們此行的目的和生命。

誰都不敢開口答應。

我本想替他們求求情,但是我明白,我們的事關乎都自己的性命。

不能因為自己的心善,害了同行的其他人。

所以,我也不能幫這些當地人。

我干脆轉過身,只能裝作滿不在乎看周圍風景的樣子。

其實我是不敢和他們的眼神對在一起。

生怕他們也給我一個笑。

讓我心里更加的愧疚起來。

我說我沒說話替他們求情吧,我旁邊的林慧慧也連一句話也沒說。

她怎么算也是這個地區的人吧。和他們也算是老鄉吧。

從剛才到現在,她就一直本本分分的在做翻譯。

別話似乎話都沒說。

哪怕是我們拒絕載這些本地人,她也都毫不猶豫的說給了那些人聽。

她哪怕一句替他們求情的話都沒有。

可以說她夠敬職敬業的。只管干好自己的活。

這小妮子的心也夠硬的。

不過想想她的經歷,也難怪她會心硬。

她從小跟著媽媽弟弟出來討飯,一路遇到的好事壞事比我多的多

這也早就了她的聰明伶俐。

不然,她來北京找我時,也不可能順利從人販子手里逃出來。

但是這也讓她小小年紀,心智成熟許多。

從她問我可不可以去當翻譯,而不是直接問師父也能看出來。

她其實也很想我們能幫這些本地人。

但是她也很明白她在我們這個團隊的位置。

不會輕易開口替這些求情。

這小妮子比我聰明。

當然,這也是我們在往后的生活里逐漸體會到的。

在往后的倒斗生涯中,她也多次的提醒我。

甚至看的比我深。

此時沒人替這些本地人說話。

這些本地人也不在為難我們。而是又笑笑,去一旁商量起了怎么回去通知人把棺材弄回去。

他們還很好的幫我們把棺材挪出一條路來。

我們也只好回車上,準備繼續出發。

只是,我心里一直很不好意思。

就連一項大大咧咧的周老二也是坐著一言不發。

車子再次發動。

我們揮手和他們道別。

“停!停車!周家老大停車,幫!必須幫他們!”

我們誰都沒說話,可這時趙山河卻大吼一聲,讓周老大停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