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們都已經決定不幫他們。

準備開車離開這了。

可趙山河突然讓周老大停車。

這老頭剛才一直沒說話。

他雙手拄著拐棍,也像我似的的一直在看周圍的環境。

但是不一樣的是,他的表情沒有任何的不好意思,輕松許多。

我更多的是愧疚感,根本無心看風景。

他好像是真的在觀察周邊山的環境。

這個老狐貍,也是倒斗行的老前輩。

江湖上的險惡他比我們清楚,他的城府是我們這的所有人不能比的。

換句話說,幫本地人吃力不討好還有危險的事情,他肯定在心里有算盤。

所以,從剛才碰到這些本地人,再到現在要走。

他都是不掛機高高掛起,一種局外人,一種冷漠的心態在看這事。

而且他現在作為一個做古玩生意的商人,他連那大棺材都看不上。

更不可能幫他們了。

可以說,這位趙山河趙爺,根本是無所謂的狀態。

但是,現在他卻叫停了車。

他先開口說要幫這些本地人。

這怎么想怎么奇怪。

隨后,車子停下。

趙山河迫不及待的跳下車。

這老頭此時連腿腳都好了很多。

他拄著拐棍走到本地人的面前。

然后笑著對本地人說:“老鄉老鄉,你們也別費勁想辦法了,我們送你們回去。這么大個車呢,拉你們幾個價格棺材問題不大,那……”

他手舞足蹈的說要幫他們。

說著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說的話,對面幾個人可能聽不懂。

然后轉頭看向車上的林慧慧。

他笑嘻嘻的對林慧慧招手:“那個,那個慧慧是吧,來來來,你來給老鄉們翻譯翻譯,我們幫他們回去。就甭讓他們跑了,怪費勁的。”

林慧慧還是先看看我。

我點點頭,示意她可以幫助趙山河。

倒不是我樂意幫他。也是不是我善心大發,要幫助那幾個本地人。

而是,我好奇趙山河要干什么。

他為什么平白無故的突然要幫這些人。

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沒對我們說。

隨后,林慧慧幫助趙山河又翻譯了起來。

她把趙山河想幫助他們的話,都說給了那些本地人聽到十分的高興。

他們上來就對著趙山河鞠躬。

連聲道著感謝。

然后又給趙山河遞煙。

就像是趙山河此時此刻救了他們的命一樣。

“切!這老頭夠奸的,好人全讓他當了。咱們倒成沒心沒肺的壞人了。”

周老二忍不住調侃了起來。

我也忍不住說道:“好么,二哥,您了說了可太對了。要不說姜還得是老的辣,人家介好人當的,簡直是飛機上掛暖瓶。”

“怎么講?”周老二說。

“高水平唄!”我說。

說完,我倆一拍大腿。不得不佩服這位老先生。

我倆本著不讓話掉地上的原則,來了段相聲。

逗的紅姐和林慧慧紛紛發笑。

表面看來,趙山河是為了當好人。但是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們也只是調侃調侃算了。

劉天明則又當場提出了反對。

他對趙山河說:“我說趙老哥,我們的時間可也不多,幫助他們您可要想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