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沒說的太明白,對趙山河還算客氣。

趙山河則沒搭理劉天明。

這就讓劉天明有點惱羞成怒。

他直接對師父說:“胡老弟,你也知道幫助這些人沒必要吧,你不勸勸你這位朋友?”

他干脆也拉攏師父和他站在一邊。

師父也對趙山河的行為感到奇怪,他也跳下車。

走到趙山河的面前:“趙爺,您這是……”

師父沒點明,但是趙山河也知道。

知道我們都疑惑。

趙山河對那些本地人一笑。

那意思是,讓那些本地人稍微等一下。

隨后他對師父說:“胡老弟,咱們雖說是路過,但都是同胞,豈有不幫之理啊。”

他說這話時,聲音很大。

是說給師父聽的,也是說給劉天明聽的,更是說給那些本地人聽的。

這些話說完,趙山河又靠的師父更近了一些。

他的聲音一下變小了很多,然后俏聲俏語的對師父說著什么。

師父聽完眉頭皺了一下,這皺眉的動作很是細微,不仔細觀察還真是看不到。

而且師父的眼里還泛出意思的光亮。

也不知道趙山河對師父說了什么。

讓喜形不表于色的師父,端端的時間,表現出擔憂和喜悅。

趙山河說的話,一定是觸動了師父。

而此刻什么事情能讓師父的情緒起伏呢。

除了我們要尋找的南上國。

想到這,我心理也跟著一驚。

此時,趙山河對師父說完之后。

他們倆人都笑著對這些本地人點點頭。

這說明師父也同意了讓這些本地人搭車。

這更加讓我們迷惑了。

最著急的還是劉天明。

這個團隊來說,算的上管事的,就是師父,趙山河和劉天明了。

剛才師父和趙山河說悄悄話,沒劉天明。

而且,他們都同意這些本地人上車。

也沒跟劉天明商量,他劉天明沒急的跳腳就已經不錯了。

此時師父回來,也看出劉天明的不滿。

我和周老二也猴急的知道怎么回事兒,趙山河說了什么。

趕緊上去問師父。

師父還沒說,劉天明則陰陽怪氣起來。

他無不帶著氣話說道:“胡老板,什么情況,你別忘記了,我們可以一個團隊。”

他這是說我們搞小團體呢。

師父則回頭看了一眼趙山河和本地人。

隨后,他才對我們小聲說:“劉先生不用著急,你們也都不用急。我過來就是跟你們商量的。”

師父說著,我們和劉天明他們也都不自覺的豎起了耳朵。

師父接著說道:“這些本地人,我們要幫,不僅要幫,還要幫到底。”

“理由!”

劉天明冷冷的追問。

我和周老二都白了他一眼,這老小子插什么嘴。

師父接著說道:“剛才要走時,趙爺發現了其中一個人腰間掛著塊玉環。這玉環看著是個古物,可能在秦漢之前。甚至更早。”

師父此話一出,我們都是一驚。

不自覺的看向那些本地人。

在這些本地人的腰間,尋找師父口中的那塊玉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