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們的目光在這些本地人的腰間搜索。

都想看看師父說的玉環長什么樣。

能讓趙山河看眼里的玉環,肯定錯不了。

找來找去,我發現,在那些本地人的最后邊。

站著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人。

他臉上的溝壑說明,他起碼得有五十往上。

著大叔臉上一直笑吟吟的,始終沒說過話。

剛才,我們總想著拒絕他們。

其實也并沒有仔細的觀察他們。

也并沒有發現一直在后邊站著的這位大叔。

而在大叔的腰間,我們并沒有發現什么玉環。

那玉環是在背簍里,被采摘下來的藥材壓著。

要是眼不夠尖,還真就看不到。

玉環被一段紅繩綁著,紅繩的另一端綁在背簍上。

看樣子,那玉環不像是剛才他們挖藥材時挖到的。

而像是早就有了,綁在背簍上當做一個裝飾品。

雖然玉環被藥材壓著,可是也能大致窺得見全貌。

玉環不大不小,純白無暇,玉環上似乎還有紋路。

只是紋路被藥材帶的泥土擋住,并不能看出是什么。

當然,此時不止我瞧見了那塊玉環。

其他人也都發現了。

他們和我一樣,都是眼前一亮。

然后產生巨大的興趣。

玉環自古都是皇親貴族們的重要的裝飾品和陪葬品。

不管那個年代的玉環,自身就帶著巨大的價值。

即便是現在,純種的玉料,也是價值不菲。

而這個本地人有這樣一塊精美,完整的玉環。

相比不是他購買或者自己雕琢的。

是他偷的也不大可能,他們如此淳樸,想必不會干那些雞鳴狗盜的事。

他們看起來更不像是我們的同行了。

也有可能是他的傳家寶,但傳家寶會這樣被綁在背簍上?

我正盯著那玉環猜想著,趙山河已經又和這些本地人溝通了一會。

然后,趙山河直徑走到了那位大叔身邊。

他笑著對大叔說:“你好啊老鄉,你好老鄉。”

趙山河對大叔問著好,可大叔的臉上始終笑呵呵的,沒有理會他。

趙山河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向旁邊的人。

旁邊的人說了幾句話。

林慧慧翻譯出來:“他是聾啞人,耳朵聽不見。”

林慧慧剛翻譯完。

只見這大叔一張嘴,指指自己的嘴里。

我們都看到他的嘴里,著實沒想到。

他的嘴里空空如也,竟然沒舌頭。

也不知道他的舌頭是怎么沒的。

這也證明,他不僅聾而且還是啞巴。

也難怪剛才這位大叔不說話。

見此情景,趙山河著實犯了難。

他想了一下,對這聾啞大叔笑了笑。

然后指指他身后的背簍。

大叔以為趙山河要看他背簍里的藥材。

就轉身讓趙山河看他的背簍。

趙山河則也不掩飾,直接從背簍的藥材下方,掏出了那塊玉環。

他指著那塊于那玉環,向大叔表示,想要這塊玉環。

但是大叔好像沒明白趙山河的意思。

而是笑著點頭,似乎讓趙山河盡管看。、

估計這位大叔以為趙山河要看他這快玉。

趙山河把玉拿在手里,他的眼神都泛著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