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來,這位大叔背簍上的玉環得來不易。

雖說玉環不是大叔的傳家寶,可是也是大叔差點丟了性命才得到的。

性命雖然保住了,但是也因此丟了舌頭,聾了耳朵。

聽本地人講這大叔的玉環來的艱難,我們都很好奇。

好奇大叔怎么得到的玉環,又怎么丟了舌頭,變的聾啞。

那些本地人也給我們講了一段,讓我們感到神秘詭譎的事情。

時間得回到得回到十年前,也就是大概一九七六年。

一九七六年十月初七,跟現在差不多的天氣。

下了三四天雨后,天變的十分的晴朗。

按理說從雅安到藏區這個地區,到這個季節多雨。

一般都是下個兩三天雨,停個半天一天的。再接著下。

可是那年和現在一樣,連下了三四天,卻晴了有將一周。

也就是我們到雅安之后,一直晴到現在。

所以,我們一路上還算好走。

不然,不可能走到這。

而那些本地人也都趁著剛下過雨,天晴出來采藥。

才和我們在這路上碰上。

在十年前,也是類似的情況。

連續的雨天后,就是連續的晴天。

這位聾啞大叔和村民也是高高興興的去山上采藥。

同樣是在采完藥,他們返回的路上。

碰到了倆人。

這倆人看著年紀也不小了。

有五六十歲的年紀。

隨后,這倆人就和聾啞大叔村民們聊了起來。

據這倆人說,他們是北京來的,是中央考古局的專家。

因為文革結束,他們的工作得以恢復。

他們倆人就是負責四川到藏區這塊的考古勘測的。

當地人哪知道這些個,一聽說是中央來的。

一個個的十分的高興。

就把這倆人帶到村里。

村里有上年紀的,還問偉人和朱老總的身體是否健康。

倆人很遺憾的告訴村里人,兩位偉人都已經去世了。

聽到此消息的當地人,無不痛哭流涕。

對這倆從北京來的中央的人,更是親切了許多。

對倆人好吃好喝的招待了一番。

倆人也在村子里住了有個三四天。

這三四天村里人殺雞宰豬,生怕怠慢了倆人。

而在這幾天里,倆人就跟村里人混的很熟悉。

倆人因為是考古的原因,也詢問了當地的一些傳說。

想從中知道一些這里以前是否存在過一個文明。

聽這個本地人說,當初存在過的文明。

我們頓時感興趣,我們互相看看。

趙山河順著話問道:“文明?老鄉,什么文明。他們倆人要找什么文明?”

那本地人笑笑,努力的用普通話話,攙著川話。

說道:“文明,啥子文明呦。我們山里的人那懂啥子文明哦。他們要找啥子,啥子南……南……啥子來著。”

“南上國!”

那本地人一時說不出來,我立馬說南上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