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聽趙山河的意思,那倆人所謂北京來的考古學家。

找的是什么古南禹國,而不是我們要找的南上國。

而且這所謂的古南禹國,并不是真的存在過的文明。

只是存在于神話傳說中的文明國度。

這個南禹國,既沒有文物支持,又沒有遺址證明。

純純的就是古人幻想出來的文明。

但是,那倆自稱考古學家的人。

為什么要找這未曾存在過的文明。

此時,趙山河想到什么,接著說道:“如果那倆人真是考古學者,不會不知道古南禹過只是個傳說,除非他們對古南禹國文化十分癡迷,以至于用畢生也要知道其存在過的證據。”

而周老二則冷笑一聲,小聲說道:“依我看啊,那倆人沒準是同行。不過是沒上道的新人。聽了幾段神話故事就準備動手,也忒不靠譜了。他們未免上手有點太晚了,都五六十歲了才想起干這個。”

聽趙山河和周老二說完,周老大面部冷峻,搖了搖頭。

他分析道:“五六十歲突然去偷雞摸狗,倒是有可能,突然干起‘考古’。可能性不大。一來,這行技術門檻太高,二來,身體也必須要好,常年‘考古’身上濕氣,陰氣,很重,如果不是常年入地的,根本適應不了。更何況是上年紀的老人家。還有。”

周老大接著說道:“趙爺,你說這古南禹國,只在流傳下的神話書籍中存在,可大多數的神話傳說或者書籍,大多都是有真實的時代背景或者人物,再加以神話。比如這大禹治水是三皇五帝中的禹,《西游記》以大唐為背景,唐玄奘取經之時改編,《封神榜》以武王伐紂,周滅商為背景。”

“再者就是趙爺你說的,《大荒經》和《山海經》據現在有關專家研究推測,其中不少的描述可能真的在遠古時代存在過。”

“那倆人通過神話傳說,就來這川西深山之地找所謂的南禹國,是考古學者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北京也沒有中央考古局這個機構。”

“如果不是考古人員,可能就是倒斗一行的。而且絕對不是老二所說的新手,他們一定是掌握了什么關鍵性的消息。所以才以身犯險,來到這里,尋找那南禹國。”

周老大的分析,我們聽的十分的有道理。

那倆人應該不是什么考古局的,純純就是編造了一個身份。

他們十有八九和我們是同行,也是倒斗的。

而且倆人絕對不是倒斗的新手,是老手,是前輩。

比我們還要專業。

他們甚至從神話傳說中發現了線索,找到了這川西深山中。

我們一路顛簸走來,累的都快散架了。

何況他們是徒步走來,還都上了年紀。

這倆人絕對的不簡單。

我們分析來分析去,也只能得出這些結論。

詢問那些本地人,他們到現在還認為,那倆人就是考古專家。

不過,我們也不便說明,讓他們的淳樸受到打擊。

我們只好讓本地人講下去。

我們都想知道,大叔的聾啞是怎么造成的,那塊玉環從哪得到的。

難道,他們真的找到了所謂的南禹國?

現在只有繼續聽下去。

隨后,那本地人看了眼聾啞大叔。

繼續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倆考古學者,在村里住了幾天后。

說要去更西邊的山里找尋南禹國的遺跡。

倆人帶著村民給他們準備的干糧,就進了山。

這一進山就是一個多月。

也不知道這一個多月,倆人是怎么過的。

村民給他們準備的干糧也只夠三四天的。

他們竟然在山待了一個多月。

一個月后,倆人無功而返。

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蓬頭垢面,胡子頭發也都長的很長。

他們的臉上滿是失望。

要不是村里有人去山里采藥,在山林的邊緣發現了倆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