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反正村民也沒法查證倆人的真假。

真要是找到北京,也沒有中央考古院這個機構。

而且,有兩個村民跟著也不錯,不僅能給他們分擔貨物,還能作為進山的向導。

所以,那倆人也就答應讓他們跟著。

所以,這是第三次進山。

這次進山,變成了四個人。

他們這次拿的干糧比前兩次要多很多。

其實,當時村里有不少迷信的老人是反對的。

說驚動了山里的山神,整個村子都不會有好結果。

也勸他們即將要入山的四人,萬萬不能惹了山神。

不然他們四個都會被山神懲罰。

可是,對于他們來說,那不過都是一些迷信的說法。

剛過了破四舊的階段,誰會相信那些。

所以,四人義無反顧的進了山林。

對于聾啞大叔和另一個村民來說。

進林子就跟回家是一樣的。

而那兩個人也是,在山林里沒有任何陌生感。

也許他們是第三次來這片山林里,輕車熟路。

或者是他們本來就熟悉山林,有自己的技巧。

不管怎么樣,四人在山林里行走還算順利。

他們往西出了村,進去山林一直往西走。

在前兩次那倆人做的記號都還有。

可見這倆人心思縝密,在山林行走有自己的一套法子。

只要順著記號走,就能找到他們原先說的山洞。

期間,倆人也說過讓聾啞大叔和另一位村民要想好。

要是想回村子,可以隨時回去。

但是,聾啞大叔和另一位村名說要幫他們。

不會讓倆位中央的人有任何的閃失。

在山林里走了一天。

一直到了晚上。

他們四人在山林里過夜。

四人都知道秋季在山林過夜的危險。

現在正是各種動物準備冬儲的季節。

所以,那些動物很有可能襲擊他們。

所以四人點了火堆,輪流值班。

聾啞大叔和另一個村民都帶著上山采藥的鐮刀。

雖說不鋒利,也不大,但是,正劃在野獸身上,也得一個大口子。

而那倆人,一個手里沒家伙事,但是看著精壯,應該是個練家子,身上帶著擒狼拿虎,下海捉鱉的本事。

另一個年紀更大點,雖說也夠壯實,但明顯沒有另一個那么精壯。

但是他的后腰別著一把槍。

那是一把王八蓋子。

當年五十年代,解放軍來這山里剿匪時,聾啞大叔還摸過。

雖說這槍容易卡殼,可是威力還是在的。

而且槍的聲響還能震懾猛獸。讓其不敢靠近。

總體來說,他們晚上還是很安全的。

而且走了一天,也不過剛到山林的邊緣。

這里連毒蟲蛇蟻都比山林里少。

他們帶的驅蟲藥也還頂用。

而聽到其中一個人帶著王八盒子,也就是駁殼槍。

我心里一陣,讓我想起穿山鼠劉六拿他師父張魁的那把槍。

我心中疑惑,也不能說出。

只好繼續聽那本地人講下去。

然而,這將是他們這段行程中睡的最好的一次了。

再往里走,有更加可怕更加危險,也讓我們和我感到十分疑惑的事情等著他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