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苦笑道:“二哥,您了就別拿我開玩笑了,介尼瑪倆人,用屁股想也知道是假姓啊。他們純純就是想騙村民幫他們找古墓。”

“嗨!嘖嘖嘖!瞧瞧,瞧瞧。”周老二嘴里全是碎唾沫,他說,“我就說小天你這腦子轉的快。”

我抓抓頭說:“不是我腦子轉的快二哥,是二哥你們教的好。”

周老二得意的笑道:“那到是那到是。”

周老二這家伙的性格,我已經漸漸的摸清楚了。

純屬,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洪水就泛濫。

夸他兩句,他就找不著北了。

我倆現在已經相當的熟絡,有事沒事的總能調侃對方兩句。

可以說,已經成了朋友,他也認可了我在這個團隊里。

我們倆人說完,繼續聽本地人講下去。

我們這些人,自然心里知道那倆人的姓都是編的。

但當時,樸素的聾啞大叔和另一個村民不知道。

他們就知道,他們一個姓章一個姓江。

他們是中央來的人。

他們的要做的事,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而且在那個純粹的年代里,他們不會相信倆人是騙子,也不敢相信也有人敢冒充中央的人。

帶著這種信任,他們跟著倆人就進了深山老林中。

本來,他們是根據第二次進山的記號走著。

可走著走著,那些記號卻不見了。

他們只能根據自己的記憶,在山林中摸索前進。

下著雨的山林里,很不好走。有好幾次都有人險些掉下山崖。

可以說是險象環生。

這樣的天氣,不能在山林過夜。

他們只能連夜兼程,當馬不停蹄。

可是,這片山林好像是走不到盡頭。

他們在走到第三天的夜晚,實在是走不動了。

每個人的身體已經透支到了一定地步。

再這樣冒雨走下去,到不了他們所說的洞穴。

就會有人病倒。

在這人跡罕至的山林病倒,可就走不出去了。

四人只能找了塊干凈地方,為了御寒,喝了幾口酒,準備過夜。

雨夜讓幾個人渾身難受,可是隨著酒意來襲,和身體的疲憊,實在是讓他們頂不住。

隨著夜漸深,留下了聾啞大叔守夜,其余三人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睡去。

聾啞大叔前一個小時還能撐,可是在這黑暗寂靜的山林,太容易讓人感到疲憊了。

就算是常年進山采藥的聾啞大叔,也沒當抵住睡覺的誘惑,開始不斷的打瞌睡。

瞌睡打著打著,也慢慢的睡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他聽到有人在啃骨頭的嘎吱嘎吱的當聲音。

當聾啞大叔權當是自己做夢啃上了排骨了。

可是那聲音十分的明顯,好像就在他的身邊。

很近很近,近到自己的腦袋邊。

而自己的腦袋邊就是自己一個村里的伙伴。

正當他迷迷糊糊疑惑時。

只感有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在拽他的腳脖子,使勁的拖動他。

隨后,腳脖子一疼。

好像是什么東西在咬他。

“啊!”

突然一聲慘叫劃破了整個雨夜。

猛然間!所有人都坐了起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