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大胖子低眼點看向他們。

再次說道:“一群王八犢子!咋滴!還沒回我們的話就想走!”

瞬間,周圍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那群人看著四人。

四人也有點不知道怎么辦。

還是姓章的老江湖。

他趕緊賠笑道:“哎呀,你瞧瞧我這腦子,真是上年紀了。也是諸位好漢身上的氣勢太盛,有點嚇到老頭我了。實在是對不住了,實在是對不住了。來來來,把咱們的干糧盤纏拿出啦。”

說著話,姓章的就招呼其他人,把身上的干糧和錢都拿了出來。

把這些東西用包袱一捧,捧到了他們面前。

姓章的還笑呵呵的說的道:“這位老大,我們就是山里采藥的人,這是我們所有的干糧和盤纏,各位在山林里也餓了吧,吃點吧吃點吧。”

說著話,他把手里捧著的干糧讓其他人拿。

可是他們都瞥了一眼,好像對這幾個硬邦邦的干糧和可憐的幾張票子,沒什么興趣。

倒是那個胖子也不嫌干糧涼也不嫌干糧硬。

拿起一個就啃了起來。

他邊啃邊說道:“吃啊,你們都吃啊。咱們進這犢子山林子里都斷糧兩天了啊。光吃野味也煩。點”

看來他們其實也都餓了,只是都沒敢拿起來吃。

此時旁邊的小個子提醒他。

說道:“彪哥,別吃了,你就不怕這幫人給咱下毒。而且大哥還沒說話呢。”

“下毒?”叫彪哥的笑笑說,“幾個山里采藥的,下啥毒,敢下毒,我一槍崩了他。”

說崩了,他立馬端起那吧長管獵槍抵到了姓章的腦門上。

見此情景。

聾啞大叔嚇的趕緊上前,急的用本地話求饒。

這時,姓章的才慌張的求饒:“哎吆哎吆,老大,我可不敢下毒啊。這就是我們吃的干糧。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吃一個。”

他立馬拿起饅頭啃了半塊。

他還想繼續咬下去,可是手卻一下被抓住。

抬眼看去,原來是那個中間的老大。

他把胖子的雙管獵槍用手按下去。

上下打量了一番姓章的。

他目光銳利,像是要把人看穿一樣。

隨后他張口道:“采藥的?哼!采藥的會春點,還真是厲害啊。”

春點就是江湖黑話。

他圍著四人轉了一圈。

這個人的長著絡腮胡的人,像是懷疑起了他們。

這一下弄的四人都很緊張。

這時姓章的趕緊說道:“這位老大,啥個是春點呦。您是說剛才的話?我們出去買藥材,多少都會點,我們真是點采藥的,這是不是要過冬了嗎?我們抓緊時間采藥,多買點錢。各位不是做買賣的嗎?能幫我們銷出去也行。您看看我們這藥可好了。”

姓章的趕緊從腰間掏出幾根藥材。

遞給這個人藥材,他還很可惜的說:“可惜我們還采了不少,就是剛才被狼群攻擊,落在剛才的住處了。不相信你們可以去看。”

這絡腮胡老大拿著有點枯的藥材仔細的看了看。

又揮手讓其他人去檢查是不是真的有藥材。

不一會,他的手下拿過來四人的行李。

在一個背簍里果真有不少藥材。

此時聾啞大叔趕緊挑了幾根藥材,在自己的嘴里嚼了嚼。

然后敷在了同村那個人的傷口處。

見到他們還懂藥理。

那些人也不再懷疑他們。

四人也準備趁此機會離開。

“等等!”

但是剛要離開,在絡腮男人的左邊有個穿著雨衣,看不清模樣的男人。

他突然又叫住了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