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此言一出,好多人還紛紛附和:“對啊,對啊,我們信任你,才讓你把孩子帶走,這怎么能讓我們的孩子去送死呢?”

  “就是啊,你不得保護他們的安全嗎?”

  “說的是,你讓我們的孩子去送死,誰肯把孩子給你帶走?”

  這些人,想的還挺美,光想要好處,貪得無厭慣了可真是。

  白一弦冷冷的說道:“那是你們讓去的,可不是我讓去的。

  而且,你們以為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軍隊,是要上陣對敵的,可不是玩鬧的地方。

  敵人來的時候,可不管他是誰的孩子。”

  此話一出,眾人便都沉默了下來。

  許久之后,才有人問道:“那冬兒呢?你為什么能保證他死不了,還能當大官?”

  白一弦都已經徹底不耐煩了,聲音越發冰冷,說道:“我并不能保證冬兒的生死。”

  有人立即不可置信了起來:“這么說,冬兒也有可能會死?”

  “這樣,冬兒爹娘,還放心讓冬兒去啊?”

  “哎喲,這不是拿冬兒的命,來換那些好東西嗎?”

  “哎喲喲,可真是一對狠心的父母喲。”

  “嘖嘖,誰說不是呢。”

  “冬兒他爹娘就是狠心,換了我,我可不舍得,俺們家山子,可是俺的心頭肉。俺就看著那兩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么狠心,以后咱們,可得離他們遠一點。”

  昨天跟冬兒娘吵架的那個婆娘立即就開始鼓動大家,以后離冬兒一家遠點兒。

  說白了,既是嫉妒,也是報復。

  因為冬兒娘不但跟她吵架,她也嫉妒憑啥只有冬兒有能當官的天賦。

  這些人全然忘了,剛才他們還想拿自己的孩子換好處呢,這回反倒指責起別人來了。

  就連白一弦身邊的侍衛都看不下去了。

  若不是王爺攔著他們不讓她們動手,他們早將這些人給趕跑了。

  一個侍衛忍不住說道:“冬兒力大無窮,稍加磨練,就能獨當一面,到時候,自然有保護自己的本事。

  到時候去了戰場,自然就能活下來。

  你們若是羨慕,盡管也讓自己的孩子去就是了,沒人攔著。”

  白一弦也沒制止侍衛的話。

  只是那些人聽了,便都不說話了。

  白一弦便又直接打包票,說誰還愿意把孩子送到軍隊上,盡管開口,到時候,他送冬兒的時候,一并帶去就是了。

  但是,既沒有禮物拿,也不管生死。

  白一弦是篤定了這些人肯定不會愿意,所以才敢這么說。

  當然,若是真的有人愿意的,他也不介意真的帶他們去。

  當然,那幾個還不會走路的就算了。

  這下,沒有便宜賺,甚至連自己的孩子都可能嘎掉,這誰還往前湊?

  于是就有人嘟嘟囔囔的帶著孩子離開了。

  一家開始走,別人自然也呆不住,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

  看上去,還很是有些不甘心的。

  而且看樣子,還有好多人,對冬兒一家,抱有很大的嫉妒和敵意。

  看來冬兒一家,以后可能會受到村里人的排斥。

  這也是日后冬兒爹娘,有錢了之后直接搬到了縣城里去住的原因之一。

  既是為了照顧生意,也是為了遠離這些人。

  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后,沒想到,居然還剩下了一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