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現在可好,還得手動來。

    若是薄一點的冰層還好。

    厚一些的冰,砸起來真的十分費力。

    但薄一下的冰又不安全。

    不過,也好在這些侍衛都會武功,有內力。

    可能普通人會很累,但對于他們來說,也不算啥。

    更何況,還是好幾個人輪著來的。

    白一弦看了眼侍衛,便開始專心致志的弄起了魚竿和魚鉤。

    這年頭的魚鉤,沒有現代時候的那么復雜,光綁個鉤都要好久。

    這時候,就連縫衣針,燒一下彎起來,都可以當魚鉤用。

    當然,白一弦還是準備了一套漁夫釣魚用的魚竿魚鉤。

    很快,魚竿弄好,冰洞也砸好了。

    白一弦便提著個小馬扎,走過去,掛上魚食,開始釣起魚來。

    幾個侍衛看了一會兒,也覺得有些心動。

    看了看魚竿也夠多,于是便嘻嘻哈哈的又搬著石頭去砸洞去了。

    他們也想釣魚。

    這里的水資源是真的好,沒多久,白一弦就上魚了。

    一條鯉魚,足有一斤多,看上去還挺肥美的。

    惹的幾個侍衛都歡呼了起來。

    白一弦笑著說道:“大家都去釣魚,本王設個彩頭。”

    他從身上解下來一枚玉佩,笑著說道:“誰要是釣的最多,這枚玉佩,便是誰的。”

    “好,”

    “肯定是我的。”

    “那你可不知道了吧?想當年,我可是釣魚高手。”

    “得了吧,你們都不行,實話告訴你們,我就是漁村出來,我父母,我爺爺,我祖祖輩輩都是漁夫。

    今兒這獎勵啊,非我莫屬了。”

    “你是漁民?我怎么不知道?”

    幾個人嘻嘻哈哈打鬧起來,但也都各自綁了個魚竿,去釣魚去了。

    一個個都是卯足了勁兒的想要拿到獎勵。

    白一弦看他們勁頭十足,想著今天的收獲應該不小。

    那等晚上的時候,可以做個烤魚宴吃。

    至于很多城里人說的,河魚肉粗之類的,白一弦卻是一點都不介意的。

    在他看來,不管是河魚、湖魚,還是海魚,都有其獨特的風味。

    反正,大家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烤魚,要的就是這個氛圍。

    白一弦還想著,等晚上的時候,要不就把冬兒和根子兩家人,一起拉來烤魚算了。

    反正經過這么多事,在這個村子里,白一弦看的順眼的,也就這么兩家人了。

    可沒想到的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大家伙兒釣了半天魚,除了最開始白一弦釣上來的那一條之外,居然就再也沒有收獲了。

    這讓眾人有些錯愕。

    “沒道理啊,不應該啊,為什么連一條魚都沒釣上來?”

    “說的是呢,這還比啥賽呢?連一條魚都上不來。”

    “我看這些魚都不聽話,干脆,把洞砸開,我跳下去看看吧。”

    “說的是,跳下去直接抓,估計都比我們釣魚來的快一些。”

    幾人說話間,白一弦那邊終于又釣上來了第二條魚。

    旁邊侍衛一陣歡呼:“王爺這邊又上魚了。”

    “不愧是王爺啊,就是厲害,就連釣魚都比我們厲害。”

    “誰說不是呢。”“我倒是看這些魚,一個個的都是馬屁精,不然的話,為啥不咬我們的鉤,就專挑王爺的鉤咬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