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一弦說道:“總歸就在這里待幾天,本王是看在小孩子的面子上,不好讓他為難,他如果完不成任務,回到家之后,他那對父母八成又會責罰他。

  我雖然看不慣他的父母,但是卻也不忍心這小孩受到責罰。”

  侍衛們忍不住說道:“王爺,果然善心。”

  沒多久,山子便又跑了回來。

  白一弦說話算話,果然帶著他出去玩了一下午,去河邊釣魚,去山上抓鳥,晚上的時候還又管了一頓飯,并且把吃的又主動給他帶了回去,這才作罷。

  白一弦又在這邊住了兩天,然后便要離開這個地方了,根子和冬兒的父母早就已經幫他們收拾好了行李,其實也沒多少要帶的東西,大都是一些吃的和幾件衣裳,還塞了一點銅板。

  兩家的大人真是拉著孩子交代了又交代,叮囑了又叮囑,讓他們在軍中的時候一定要努力好好的鍛煉,而且更叮囑他們不求立功,但求平安無事就好了。

  但是,絕對不許做逃兵。

  但縱然再多的不舍,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也還是很忍痛含淚把孩子送到了白一弦的這里。

  兩個孩子的母親都哭的淚眼婆娑的。

  兩個小孩子也是哭的不行,原本還想故作堅強,覺得自己要去軍中,是成為男子漢的,所以不想哭,可畢竟還是小孩子,最后還是沒有忍住哭了起來。

  可沒想到的是,他們哭,有人比他們哭的還厲害,本來只有兩個小孩子的哭聲,可哭著哭著突然出現了第三道聲音,白一晴轉頭看了過去,才發現原來是山子。

  好家伙,白一弦要離開,山子哭的比冬兒和根子還慘。

  山子這幾天一直都在跟白一弦混,早就已經習慣和他在一起,而且也非常喜歡他,如今對方要離開了,自然是哭的不能自己。

  看他哭的那個凄慘勁,白一弦都覺得有點不忍心了。

  山子的母親見狀,一腳就踢了上去,口里罵罵咧咧的道:“哭哭哭哭什么哭,你爹死了還是你娘死了,就哭成這樣熊樣兒。”

  他爹也過去踢了一腳,然后說道:“個熊孩子,之前你爺死的時候也沒見你哭的這么慘,這熊孩子一大早在這哭哭哭,晦氣死了。”

  白一弦見兩人毫不避諱的就開始打罵孩子,心里也是有了火氣,這還當著人前呢,就這樣了。

  等人后的時候還不知道怎么樣呢,這山子跟著這樣的父母也實在是有些遭罪。

  白一弦突然開口問道:“山子,你愿不愿意和冬兒根子一起去軍中?”

  沒想到山子卻搖搖頭:“不愿意。”

  他喜歡白一弦,也愿意和白一弦一起玩,但他并不喜歡從軍。

  白一弦劍聞言也是有些無奈,人各有志,山子自己不愿意,他們也沒辦法。

  沒想到山子的父母一聽白一弦問這句話,卻來了勁兒,急忙又踢了山子一腳,說道:“你這孩子怎么不愿意呢?人家冬兒能去,根子能去,你怎么就不能去?你也能去。”

  他們到現在還惦記著白一弦送給冬兒家的那些東西,后來聽說根子家要送根子去軍中,白一弦答應了之后,事后也給根子家送了不少好東西去呢。

  別人家想去白一弦都不同意,好不容易主動問山子,可這倒霉孩子居然說不去。

  這孩子實在是太傻了,不管你想不想去,你先答應了再說,答應了之后先把那些東西拿到手,等跟著離開之后再想辦法跑回來不就得了嗎?

  這樣既不用去軍中,還能白得一些好東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