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次日上午,依依惜別。

    昨天晚上,在四合院清凈、安靜的夜色中,兩人擁有對方三次。蕭崢還總覺不夠,還想要第四次,肖靜宇制止了他:“明天,你還要奔赴香江,不能累著了身體。”蕭崢在肖靜宇的耳邊輕輕啜了啜:“相信我,我可以的!”蕭崢憑借血氣方剛、愛的光芒,要了第四次,讓肖靜宇得到了深深的滿足,雙腿盤著蕭崢,兩人沉沉睡去。

    直到次日七點兩人才被小家伙蕭援吵醒,小家伙雖小,卻早就知道爸爸媽媽睡在哪個房間,硬拉著奶奶來找爸媽,一進兩人房間,就撲到大床上,滾到兩人中間,咯咯笑個不停。也不知道小家伙是從哪里找到的,從被窩里拿出一個**的包裝袋,捏在手中,歡快地搖晃著。這個時候,費青妹還在房間里,自然也看到了。

    這一突**況,讓蕭崢和肖靜宇始料未及,兩人雖然已經結婚經年,男歡女愛也是父母自然知道的事情。可是被小家伙如此不經意地曝光在母親面前,蕭崢和肖靜宇還是十分尷尬,簡直有種鉆地洞的感覺。然而,費青妹在這方面卻是異常大方,她朝蕭援說:“來,蕭援乖,這是塑料袋,給奶奶去扔掉。”

    小蕭援倒也聽話,將已經撕破的**包裝袋遞給了奶奶,費青妹接過,正要走出去扔,只聽小蕭援又發出了“嗯嗯”的聲音,費青妹轉過頭來,沒想到又是一個。這時候,蕭崢和肖靜宇更是滿面羞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肖靜宇甚至想到了另外兩個袋袋,但是礙于費青妹還在這里,也不能掀開被子一頓翻找,只能用手在身邊輕輕摸一摸,但并沒有摸到什么。費青妹語氣鎮定地對蕭援說道:“蕭援乖,也給奶奶。”蕭援又給了。費青妹又接了過去。可事情還沒完,肖靜宇沒找到的包裝袋,蕭援卻立馬找到了,還直接找到了兩個。肖靜宇一張臉都漲紅了,甚至不敢看費青妹,雖是十分疼愛自己的婆婆,但這樣子把私密的生活袒露在她面前,還是讓她感覺十分難為情。費青妹卻是完全的震驚了,神色都有些變了。心里想的是,今天蕭崢還要出發去香江,兩人昨天晚上竟然用了4個**,蕭崢的身子骨吃得消嗎?這兩個孩子,雖然已經貴為市委書記,竟也如此不懂事!

    作為母親,哪個不心疼自己的兒子?她難道會不知道,那事情不僅是個體力活,多了還容易傷精元。心思百轉間,不禁心疼起自己的兒子來。當然,她也能理解肖靜宇,自然也絕對不會說一句兒媳婦,只是問道:“還有嗎?要是有,就都拿給我吧?我一起去扔了。”這話是對蕭崢說的,眼中盡是疼愛又擔憂的神色,蕭崢忙說:“媽,沒有了,已經是全部了!”費青妹終于松了一口氣,接過了所有的**袋子,出去了。

    蕭崢和肖靜宇半躺在床上,兩人的目光越過兒子交織在一起,忍不住呵呵笑起來。兒子蕭援聽到爸爸媽媽都笑,抬起頭來看看蕭崢、看看肖靜宇,懵懵懂懂不知大人在笑什么,但是,也跟著咯咯咯笑起來!

    蕭崢看到兒子如此調皮可愛,一把抱過來,放在身上,蕭援就攀住爸爸的脖子。蕭崢忍不住惡作劇地用胡渣子摩挲著兒子嫩嫩的臉蛋,小家伙怕扎,用胖乎乎的小手將他推開,嘴里卻又歡快地笑起來。

    一家人吃早餐的時候,蕭崢一直將兒子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一邊吃、一邊逗弄兒子。

    蕭榮榮啃了半根玉米,喝一口清茶,問道:“蕭崢,昨天晚上你們也回來晚了,我不好多問。今天有什么重要任務,這么著急著走?”蕭易、葉傳英也轉過頭來,蕭易道:“你現在和靜宇小夫妻也難得團聚,又要匆匆離開,組織上也未免太不替人考慮了,要不要我跟哪位首長去個電話?”蕭崢忙道:“爺爺,不用了,這個事情已經定下了,而且是我自己提出來的。”

    “自己提出來的?”眾人都有些吃驚。在座的人也沒有外人,蕭崢就把東草在打擊“黃賭毒”大行動中,天王集團董事長羅財廣提前得到消息逃亡香江,擔心他打通關系搞到簽證逃亡國外,可是香江警署里邊某些警察不作為,沒有好好抓捕羅財廣,現在只好另外想辦法的情況說了一下。

    蕭易、葉傳英、蕭榮榮等都是明白人,知道這是正事、也是大事,不宜阻止蕭崢,也就不再勸蕭崢,只讓蕭崢注意安全。蕭崢點頭說:“沒事,東草有一批公安干警會一同去的,這個事情難度應該不大。”眾人也就點頭。

    這時候,中醫蘇夢瀾進來了。眾人都起身歡迎,請蘇夢瀾入座,上了點心和茶。蘇夢瀾道:“不好意思啊,本來昨天我就該來的。可昨天去了中醫大、附屬醫院兩個地方報到,大學和醫院都安排了辦公室,還帶著我去轉了轉,熟悉環境,硬是留我吃飯,所以昨天就沒有時間過來了!”!”

    “報到自然是最重要的!先安頓下來嘛!”蕭崢又把蘇醫生已經被中醫大及附屬醫院聘任擔任教授和主任醫師的事,對家人說了。一家人都和蘇夢瀾非常熟悉,聽到她有了這么好的平臺,能發揮更大的作用,自然也都替她高興!而且,最近一家人也都在華京,蘇醫生在這里,有點小病小災,找她也方便得緊,大家一起祝賀蘇夢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