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當蘇夢瀾聽到蕭崢有新的任務,馬上就要出發的時候,不由感嘆擔任領導干部實在太忙了。蕭崢笑著道:“好歹,今天早上我們見面了,能一起吃個早茶。而且靜宇還要在這兒呆上兩個多月。你們有空可以多聊聊。”蘇夢瀾點點頭。

    陶芳、楊學虎也來了。早飯他們是在酒店里一起用的,這會兒兩人正如膠似漆,目光如絲,仿佛都能粘連在一起。兩人也都是大齡青年,如今初嘗愛情的滋味和人生的***,自然是意猶未盡,可任務在身,分別不可避免,也只能帶著惆悵接受現實。

    蕭崢和肖靜宇看到兩人的神情,就知道兩人應該已經確立了關系,相互微笑著看了眼,心里都替他們感到高興!這個時候,華京公安部來了兩名干警,給蕭崢、楊學虎送來赴香的通行證。這是連夜給他們辦理的。蕭崢表示了感謝,讓楊學虎收了。其中一名干警給蕭崢遞上了一個信封,道:“蕭書記,這是我們部長讓我交給您的,說是請您在香江下飛機之后再打開。另外,你們的手機號碼,我們已經開通了香江和內地的通訊,盡管用,不用擔心話費不夠和信號不通的問題。”“謝謝。”蕭崢接過了信封,問道,“在此之前,這個信封不能打開嗎?”干警道:“這個,部長也沒有明確說。”

    蕭崢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那我就等下飛機再打開吧。”干警道:“好,東西我們已經送達,任務完成,我們就告辭了,祝兩位一切順利。”蕭崢道:“請替我向部長表示真摯的謝意!”兩名干警點頭,轉身往外走,蕭崢讓楊學虎送到了門口。

    離別的時候到了,蕭家的護衛先將蕭崢、楊學虎的行李送上了車子,蕭崢和楊學虎跟蕭家的人告別,蕭易、葉傳英臉上盡是不舍,蕭榮榮還是大大咧咧地笑著,費青妹卻已經眼睛發紅。蕭崢擔心媽媽傷心流淚,就不讓老人送,自己抱著兒子往外走,只讓肖靜宇、陶芳和蘇夢瀾送一送他們。

    到了巷子口,蕭崢才把蕭**給肖靜宇,然而小家伙似乎知道要和爸爸分離,抱著他的脖子不肯撒手,蕭崢也緊緊地擁了擁他,一時間萬分不舍。后來,小家伙似乎知道留不住爸爸,竟然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下,轉頭撲入了肖靜宇的懷里,轉過頭來,眼巴巴瞧著蕭崢。

    蕭崢又和肖靜宇、兒子相擁,深深地一抱。肖靜宇這才對蕭崢說:“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必須安全回來!”蕭崢點點頭:“一定安全回來!”

    旁邊,陶芳和楊學虎也深深擁抱,陶芳說:“我等你安全回來,帶你去見我父母。”楊學虎道:“我一定會好好地回來,見了你父母,我再帶你去長安見我爸媽。”陶芳道:“一言為定!”

    蕭崢、楊學虎上了車子,開動。后邊,抱著孩子的肖靜宇雙眼盈滿淚水,但到底沒有讓眼淚流下來,只是在內心祈禱,蕭崢此行一切順利。雙手緊握在胸前的陶芳,卻已經淚流滿面。初嘗愛情滋味的她,平日里雖沉穩冷靜,但面對這樣的分離,一時間還有些情難自禁。

    蕭崢和楊學虎透過后窗,戀戀不舍地看著心愛的人,蕭崢回過頭時,眼里也蓄滿了淚水。楊學虎快速地用手背去擦淚水,卻是越擦淚越洶涌。這輩子,楊學虎還從來沒有為一位姑娘如此哭泣。

    蕭崢用手在楊學虎背上拍了下:“很好,人生大事終于解決了。”楊學虎深吸一口氣,道:“蕭書記,你別笑我,我感覺今天以后我的人生就要不一樣了。”蕭崢轉頭看向楊學虎:“你說說,怎么個不一樣?”楊學虎道:“以前吧,單身一人,無拘無束,無牽無掛,什么都可以,什么都不怕。可現在,卻多了一份牽掛、一份害怕。牽掛的是陶芳,害怕的是自己不能安全回來。”

    蕭崢抿了下嘴巴,此去并不是一帆風順,香江不是在國內,將會發生什么意外誰也不能預測。然而,接受了這個任務,就必須一往無前,并且要相信能夠成功。

    蕭崢道:“學虎,你有了牽掛,才會珍惜;有了害怕,才會敬畏!這都是成熟的表現,人生本來就是每天都在走鋼絲,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但是愛和敬畏,是走鋼絲用的長棍兩端,幫助我們維持平衡!”

    五六個小時之后,飛機抵達香江國際機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