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無論是蕭崢、還是楊學虎都是第一次來到香江。從飛機上下來,在機場第一個感受就是現代感,巨大的玻璃幕墻和流線型的建筑外觀,已經深深吸引人的目光;在內部行走,寬敞的空間和明亮的燈光,給人一種非常舒適的感覺。與內地,包括華京、中海還有明顯區別的是,來自各個國家、各種膚色的人,更彰顯了這地區的繁榮、多元、包容和良好的商業環境。

    當然,香江回歸之后,繁華的外表下,也是暗流涌動,各種勢力在這里角逐、拉扯、糾纏和翻滾,總體上還是保持著回歸前的繁榮,并在尋找新的機遇、新的方向。蕭崢踏上這塊土地,不免新潮澎湃,充滿信心。

    曾經自己還是山村農民的孩子,從村上僅有不多的彩色電視機中,蕭崢就看了不少香江TVB電視劇;從一盤盤磁帶和CD中聽到一首首香江流行歌曲;從一本本盜版錄像帶中觀看一部部香江電影。這些影視音像作品和記憶,有意無意地植入了孩童的腦海,很長時間里似乎已經被歲月的塵土掩埋,難尋蹤跡,可如今第一次登臨這座“東方明珠”之城,又成為一首交織著記憶、歲月和現實的協奏曲,喚醒記憶深處許多舊日時光。

    人生,從不追求終點。因為每個人的終點,都是同一個地方。酸甜人生,深淺體會,全在我們一點一滴的經歷和感受中。

    正在蕭崢有些出神之際,一個電話進來了,蕭崢一看,是何贊的號碼,蕭崢馬上接了起來:“何局長,你到哪兒了?”何贊道:“我已經在機場外的豪富酒店吃下午茶了,等你們過來。”蕭崢笑道:“很會享受嘛!”何贊笑道:“既然難得出來一趟,總得對得起自己嘛!”蕭崢道:“那你慢慢喝,等我們出站了,就跟你會合!”何贊道:“你們大約多久才能到出口?”蕭崢朝前看去,似乎望不到盡頭,當中一條輸送帶上,很多人站在上面滑往前面,兩旁也有等不及快速往外奔去的人潮。蕭崢道:“還不知道,這個地方第一次來,大概十幾二十分鐘差不多吧。”何贊道:“行吧,我先將絲襪奶茶給你準備了!”蕭崢笑道:“我才不要喝絲襪奶茶,不如給我一杯紅茶或者黑咖啡。”何贊道:“你到的時候,你會發現桌子上已經有了。”蕭崢笑道:“那就先這樣。”

    掛斷電話,蕭崢忽然想起在華京四合院華京干警給自己的小信封。于是,蕭崢對楊學虎說:“我們到旁邊停一下,我看一樣東西。”楊學虎道:“是,蕭書記。”兩人朝旁邊靠了靠,任由川流不息出站的人群,從身邊過去。蕭崢拆開信封,只見上面寫著:“雨住一,是信得過的香江富商,他們兩代愛國,也是我們在香江重要的統戰力量之一。你們到了香江,他們會幫助安排好一切。另外,方婭將與你同一天抵達。她將協助你們的工作,也是對她的磨礪。黃。附:雨住一的電話是***。”

    蕭崢一看這字跡,還有這個“黃”字的落款,毫無疑問,這封信是黃國委讓公安帶給自己的。蕭崢也聽說過“雨住一”的名字,他的父親是“雨天海”,有名的香江富商,經歷過香江黃金發展期,也趟過香江風雨如晦的歲月,可是始終保持著濃烈的愛國情操,縱然當初被殖民政府嚴厲打擊,也從未低頭,憑借出色的商業才華,幾起幾落,依然屹立在香江商業頂端。更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對子女的教導還是帶有濃濃的愛國色,外界對雨家的內幕總是很感興趣,競爭對手也沒少花時間來黑他們,但是在愛國立場上無人可以挑刺。

    也許這也是黃國委找到雨家來接待、協助蕭崢等人的真正原因吧?蕭崢心里感激黃國委幫助考慮得如此周到!蕭崢朝上面的電話看了看,本來這個時候就可以給雨住一打電話,但是蕭崢又想到信上說方婭也會到香江,還是等她到了之后,一起商量下,再做打算吧!

    黃國委的信上說,這次讓方婭來,是對她的磨礪。可見華京也是處處在培養方婭,只不過不知道具體是往哪方面培養。但是,既然方婭要來,那她就是重要成員,蕭崢還是打算等她到了之后,與何贊一起商量,再部署下一步的溝通聯系工作。

    蕭崢將信紙按照原來的褶皺疊起來,塞入信封,又裝入口袋。黃國委的這封信,是有紀念意義的,他一定要保管好!然后,蕭崢對楊學虎道:“學虎,咱們走吧!”楊學虎道:“好啊!”兩人正要再次匯入人群,蕭崢的手機響了起機響了起來,蕭崢以為是何贊催他了。可一看手機屏幕,竟然是方婭!蕭崢馬上接通了:“方部長!你在哪里了?”“電話里,還叫我方部長?”方婭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動聽,態度一如既往的爽豪。蕭崢記起了以前的約定,就說:“方婭,你在哪里了?”“這還差不多。”方婭電話里的聲音多了一絲笑意,“向后轉。”蕭崢茫然地往后轉去,只見身后也是人流湍急,一下子沒看到方婭。然而,一會兒之后,人流晃動,一名高挑的女子,金色飄逸的長發,米色風衣,米色長靴和咖色皮短褲之間,露出一段白皙的大腿,她步態瀟灑,旁若無人向這邊走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