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38章找到天王

蕭崢客氣地道:“雨老,您讓您的兩位兒子坐到上面來吧!我們這里小楊等人,都是小輩。”確實,單單從年齡上來說,雨住一、雨住二都比楊學虎、盧菁、李俊等30不到的年輕人大了許多;從事業上來說,雨住一手下掌管著地產、能源、啤酒等數家公司,雨住二掌管著醫藥、汽車、博彩等數家公司,每個人手中掌管的產業都在百億以上。

“不能這么說。”雨老道,“你們都是從粵省、江中來的領導,還是黃國委特意跟我打過招呼的!我呢,對我大兒子住一,還是比較放心的,以為他能把事情辦穩妥。可沒想到,在這個事情上,他竟然如此疏忽,因為一個大項目,就沒有親自去接你們!直接把這個事情,交給了他的弟弟住二去辦!”

說到這里,雨老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大兒子雨住一,盡管雨老因為年紀大了,眉毛也微微有些下垂,可目光卻是矍鑠有神。雨住一感受到雨老的目光,點了下頭,站起來道:“各位,很抱歉,是我禮數不周,沒有招待好大家!”

這時候,雨老的目光又轉向了自己的二兒子雨住二:“本來,住二辦事也還算牢靠,但是今天大哥交給他的任務,他也沒有好好去辦,就去了個車接你們,自己都沒有出面!這是我們雨家的待客之道嗎?”

從外表和神情上看,雨住二這位二公子,顯然要比大公子雨住一更加靈活、精明,可在雨老的質問下,他也馬上站起來,朝眾人鞠躬:“很不好意思,各位!是我們待客不周!向各位賠罪!”

看到雨老的兩位公子都當著大家的面道歉,蕭崢也站起來,向兩位鞠躬回禮,然后轉向雨天海道:“雨老,我們這次來,本來就是打擾了你們。雨家這么大的家族,這么多的產業,都需要雨老、兩位公子操心,平日有多忙,我們是能想象出來的。況且,也幫我們安排好了車子接送,安排到了這么高檔的酒店入住,并沒有耽擱我們什么事兒,所以我們已經很滿意了!雨老,不必拘禮,兩位公子更無需自責!”

蕭崢非常清楚,別說自己只是一名市委書記,就算是黃國委,和雨天海也不是上下級關系,不能直接命令做這個、做那個。這次過來,要是雨家肯配合和協助,自然最好;要是不肯,那么蕭崢他們就自己想辦法!但是,嘴上還是要客氣、謙和,他這次來,代表的不僅是東草、粵州,一定程度上也是代表了國內官員的形象。

蕭崢的這一席話,讓雨天海心里寬松了許多,同時他也感覺到,內地體制內還真是人才濟濟。蕭崢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然而說話卻不卑不亢、態度沖淡,在這個年齡是很不容易的,較之自己的兩個兒子似乎都更勝一籌!

雨天海道:“住一、住二,你們看到嗎?蕭先生雖然比你們倆都年輕許多,但是心胸卻是相當寬闊呀!對我們失禮的招待,蕭先生并沒有放在心上!但是,我們不能對自己如此寬松呀!來,我們父子一起,敬各位!”雨住一、雨住二都答應道“是”,服務員用一塊白色的毛巾墊著,雙手斜握著一支紅葡萄酒,給大家斟酒。很明顯,這酒應該算得上是極品的法蘭西紅葡萄酒。

香江由于其經濟、文化、制度都與內地不同,因而喝酒的習慣也與內地不一樣,國產白酒并不流行,更多的是紅酒、干白、白蘭地、威士忌和伏特加等洋酒。然而,不管是哪一種,只要是雨家拿出來的,應該都不會是隨便的俗品!

然而,蕭崢卻道:“雨老,這次不好意思了,因為來香江是有重要任務在身,酒我們不能喝了,只能以茶代酒了。”雨老也不勉強,道:“以茶代酒也好!但我們還是以酒來敬!”于是,雨天海、雨住一、雨住二分別斟入了小半杯紅酒,來敬蕭崢、方婭、何贊等人。蕭崢眾人喝了一口茶,又坐了下來。

雨天海跟蕭崢他們聊起了香江的過往,聊起了其父親雨田如何在香江白手起家,聊起維港曾經還只是一個漁村等等,還聊起了雨家一直思念祖國,在50年代就如何配合協助國家做的一些事情,特別是在90年代與當局如何斡旋,在推動香江順利回歸中也發揮了自己應有的作用等等!憶起往事,令人唏噓,雨天海的臉上,時而感慨欣慰,時而風云如晦!

人到了這個年紀,思緒的起伏都能帶起時代和歲月的波瀾,不是年輕人所能完全理解和感同身受的!蕭崢也沒有試圖一定要去理解,但是他卻認真地傾聽著。蕭崢心里自然在著急,抓捕羅天王的事什么時候開始,來香江的任務什么時候才能完成?可是,如今雨天海既然聊興十足,他自然也就好好聽著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